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> 卷土重来 > 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(完三)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- 卷土重来 - 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(完三)

所属目录:卷土重来     作者 : 曹三少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正因为这个原因,战斧死的人要比青帮多得多。

屠杀还在继续,阵法之内,早已经变成一片修罗战场,人间炼狱。

在这片战场.炼狱中,人类的五官,四肢,血肉被钢铁分开,再又摔在地上,相互搅合在一起。

正如地府内的那口大油锅,不管前世因果,皆在那一刻幻化干净,重新开始。

见证这种开始的,是无数鬼魂撕心裂肺的呼喊,惨叫。战斧.青帮帮众被奇门八卦阵围困,不得照应。被分割成若干块的青帮阵营正在被一点点蚕食。

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,在构建精密的阵法之中,数万人乱成一团。早就精疲力尽的青帮大众,被一万人组成的奇门八阵绞杀的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。正应了那句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。有很多人干脆不打了,兵器一丢,膝盖一跪,双手高举投降。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。一开始只是一两个人投降,到后来,投降的人数竟然达上千人。而且,这个数字还是保守的,有更多的人正在加入投降的行列之中??吹窖矍罢庵志跋?,断浪和左辅是彻底傻了。尤其是前者,看到手下因为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,而喋血殒命的时候,他简直快要哭了。

“我对不起韩大哥,辜负了他的期望....”断浪眼泪婆娑,绝望的拿起了手上的开山刀,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缓缓移动着自己的右手,断浪慢慢的闭上了眼睛:“韩大哥,我断浪提头向你赔罪了....”万分危急之时,忽听老远处传来一阵厮杀声响。

“是我们的人,韩大哥来救我们了....”断浪身边有心腹大声喊叫道。

听到手下的呼喊,断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只见一队百十来号人的摩托车已经冲破了谢文东的后卫,正朝大阵这边来。

为首一人面蒙黑巾,眼神凌厉。他背背两把军刺,身形快如闪电,骑车将身后的众人远远甩开,当先冲了过来。

再望那人,身穿青帮服饰,身形颇似文曲身边一个很厉害的保镖。

这个时候,越来越多的人现了面目。只见摩托车阵之后,是一对对排列整齐的方阵?!安皇呛蟾?,是文曲,文曲来了....这是她的‘楔行阵’....她来救我们了.....”断浪兴奋的喊叫道,求生的欲望又复苏了。

来人的确是姗姗来迟的文曲——颜如玉。她带着西路伏军前来增援来了。

见来人竟然也摆出了阵法,四大王牌杀手组织闻风而动。他们一拥而上,开启了一场屠杀。

“楔行阵”,顾名思义,形似一个楔子。楔子前尖后宽,最大的优势是突击性,它能够冲破比它规?;勾蠹副兜牧姓???烧庵终蠓ǖ娜醯愫陀诺阋谎飨?,即是防御力不足。如果对手避其锋芒,击其软肋的话,这种阵法只是为敌人送上己方兄弟的性命而已。

文曲之所以选择这种阵法,也是实属无奈。她必须用一种最简单有效的方法,救出被困在敌人大阵中的同帮兄弟。

四大王牌果然不同凡响,一出动,便召来一场血雨腥风。文曲手下六千人,等到靠近阵法时,已经至少损失了一千人。

可颜如玉的人还是没有犹豫,义无反顾的入了“奇门八卦阵”中。

“兄弟们,不要进来。这里很危险.....”断浪冲着来人大声喊叫。

可那位蒙面人好像没有听到似的,任凭青帮众人怎么喊,他们都不听。而且,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这些人进入阵法之后,并没有直接和阵内的人交手。

只是骑着摩托车从生门杀了进来。一番动乱之后,百十人又从西南休门杀了出来。这么一番搅乱,奇门八卦阵已经隐隐现了溃败之势。当然,这还没完,等从西南的休门杀了出来后,这百十号人又从正北开门杀入。做完这些后,奇迹发生了。原先井然有序的阵法突然一阵大乱,阵内的门户就在这个时候全部被打开。困于里面的青帮.战斧帮众趁着这个空档,从各个门户里出来,得以逃生。

(ps.以上破除奇门八卦阵法的方法,并非三少杜撰。据三国志记载,诸葛孔明摆下奇门八卦阵,引司马懿来攻。司马懿令手下引军三十人,从生门杀入再从西南休门杀出,而后复从正北开门杀入,言道此阵便可破...)

从奇门八卦阵里逃出来的众人颇有种拨开云雾见日升的感觉。他们一个个痛苦流涕,好像刚刚从鬼门关回来似的??醋判晃亩丫业舻恼蠓?,文曲挥手下令:“杀...生擒谢文东.....”

“吼吼吼”青帮大众得令后,扬起雪亮渗人的片刀,再一次冲向阵内。而断浪,左辅,禄存三人的手下好像终于逮到了报仇的机会,纷纷呲着牙,红着眼睛,抄刀而上。千钧一发,谢文东真的就这么完了?

事实远远没有这么简单,此番摆下奇门八卦阵,谢文东只用了一万人。而另外一万人,还一直隐而不出。他们没有现身,等待思维敏捷,深悉阵法的文曲星君——颜如玉。谢文东一开始并不知道文曲在不在追军之中,所以为了验证文曲到底在哪,故意摆出了并不难破的一个阵法。如果文曲在追军之中,那么他们就一定不会陷入如此境地。而如果文曲不在追军之中,那么他要等的就是文曲现身了。

如今,被谢文东视作最重要的“心腹大患”之一的文曲已经现身,他便没有留一手的理由了。

“通知下去,开启阴阳八卦阵法,灭掉青帮?!毙晃亩凶畔掳?,阴阴的笑道。

“是?!币槐叩慕鹧鄣懔说阃?,表示会意。

“阴阳八卦阵法”以诸葛亮亲著兵书《古代阵法集》为根本,加以现在的火器构建。该阵法的核心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为明八卦:乾.坎.艮.震.巽.离.坤.兑八阳·门;另外一部分为暗八卦。分为:休.生.伤.杜.景.死.惊.开八阴·门。阴阳八卦相互调和,相互依存。加之以灵活多变的摩托车战阵,“行风”幽灵部队,“行鹰”恶灵部队,再结合步兵,以杀法犀利,爆勇血腥著称。

当一个长约好几公里的“同心圆”形状的阵法形成时,就连见多识广的文曲也是傻了眼。只见这个阵法外围一层是摩托车战阵;二层是盾牌狼酰列兵;再接下去依次是‘血.暗.风.鹰’战阵.盾牌阵.尖刀阵.冲锋枪火器阵...层层密密,足有是十六层之多。十六这个数字,也暗含八阳·门.八阴·门之意。

同心圆的同心点,为两支行军大纛,分别是“文东会”和“洪门”。

又一阵的杀戮...开启了....

在锣鼓声的驱动下,两大社团的兄弟事情大振。趁着这个时候,全力压了过去。各路兵马一齐发威,和青帮大众交上了手。

一开始,文曲还是下令让一小撮骑兵由生门杀入,按照破奇门八卦阵的攻略行事??善婷沤胝蠓ㄖ?,如泥牛入海,很快便没了声息。

在盾牌后面,一小撮骑兵用了不过一分钟,便死了个干净。

这种情况很快便蔓延到其他青帮.战斧大众。两分钟不到的时间,数万敌人便困在这个几公里直径的大圆中。

有人妄图逃跑,可还是被文东会.大陆洪门的七八千兄弟杀退回来。

谢文东站在一处小山坡上,冷眼看了看下面的战局。得意的笑了笑,他的嘴角一翘:“该是我们会会韩非的时候了?!?/p>

待到困住文曲等人后,谢文东带着文东会.大陆洪门的那几千兄弟前往博尔贾。谢文东这边大兵压境,而青帮这便却浑然不知。韩非和手下一干心腹手下,还紧紧的攥着电话,眼巴巴的希望听到前方大捷的消息。

死亡的气息笼罩着青帮的四处据点,韩非已经得到了消息,说战斧的援军突然遭遇到不知名的神秘人士的袭击,短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赶过来。知道这个情报的青帮众人心里不由得掠过一丝凉意,现在他们只能期望着前方的伏军能够给谢文东以沉重打击。要不然,今晚一过,青帮这个名号不复存在了。

“帮主,我们还是联系不上前方的兄弟?!币晃磺喟锴楸ㄈ嗽绷臣展易藕怪?,气喘吁吁道。

韩非沉着脸,朝下面的小弟挥了挥手:“再探...”

“是。帮主?!鼻喟镄〉芘ね犯娲?。

“帮主,这么久了都联系不上前方的兄弟....我们必须要作最坏的打算.....为了社团你还是先去外面....”一位干部壮着胆子,小声说话道。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不但是他有这种想法,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想法。

谢文东实在是太强了,以他的阴险狡诈,这次伏击很有可能会为他人作嫁衣。和谢文东交手这么久,青帮的头目们早已心有余悸。

韩非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危险,但作为帮主的他不能退。至少在没有得到前方确切消息之前,不能退。作为一帮之主,连他都逃了,更别说其他的手下兄弟了。要他再躲在阴沟暗角里数年,他真的是不愿意。

双眸冷凝,韩非大喝一声:“你这是让我逃跑,乱我军心?!还是你和谢文东早有勾结?”听到帮主把投敌叛主这顶大帽子扣在自己的脑袋上,那位头目当场就吓傻了。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连声告饶:“帮主冤枉啊...”

“哼,在这个时候乱我军心,我看你是不怀好意。来啊,给我家法伺候,按通敌罪论处?!焙峭系?。通敌罪.祸乱军心罪都是大罪,不管在那个社团,情节严重的便都是死路一条。听完话,小头目脑袋轰的一下,连忙咚咚咚的磕头:‘帮主冤枉啊,我真的没有和谢文东串通一气,我是为你着想,为社团着想啊.....“这时,门外走进两个彪形大汉,伸手就要把那个青帮头目。他们可不管那么多,只要是韩非的命令,他们一准执行不误。

看到这架势,青帮其他的头目忙站出来向韩非求情。说的最多的,无非是大战之前斩杀大将,会让兄弟们寒心的。

其实,韩非是知道那个头目并没有串通谢文东的。只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,要想稳住手下兄弟们的军心。就必须杀一儆百,乱世用重典。

接受了手下的各种求情,韩非就着台阶下了一阶。他点头示意两个彪形大汉走开,厉声对台下众人道:“这次我就放了你,谁要是敢说让我逃跑,绝对严惩不贷?!?/p>

“是是....”青帮头目抹了抹眼珠,身体哆嗦的起来站到一边。

这么一闹,就连那些想规劝的头目,也被吓得是大气不敢出了。

铃铃铃,清脆的铃声刺破了尴尬。带着忐忑的心情,韩非亲自抓起案桌上的手机,重重的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喂,什么事”

电话是南据点的负责人打过来的,接通了电话。韩非非常喜出望外的听到了以下的内容:“韩大哥.....兄弟们...兄弟们抓住谢文东他们了.....”

“什么?什么?”韩非猛地坐了起来,感到不可思议:“能确认吗?”

电话那边的声音同样急促,负责人呼呼大气道:“恩恩,能确定。一批兄弟已经押解着三眼.任长风他们过来了。据兄弟们说,是文曲星君生擒他们的。我草草的打量了一下,几乎都是谢文东身边的大头头。这下我们可发财了...哈哈哈哈?!?/p>

南据点负责人高兴的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,就连韩非听了也是合不拢嘴:“好好,看到谢文东了吗?”“我没有看到,不过听手下兄弟们说,谢文东被绑到西据点去了。俘虏太多了,我们的据点根本就装不下?!备涸鹑嘶卮鸬?。

“太好了...”韩非猛地一拍桌子:“我要记如玉一大功,升她做青帮副帮主?!笨吹桨镏骱推绞蓖耆灰谎?,几乎是乱了架势,青帮头目们都感到很不可思议,他们询问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。

韩非握着手机,激动说道:“我们抓住谢文东和他的一干心腹手下了了!青帮胜利了!”

“哗哗”头目们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蹦起来了,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,今晚的一战,竟然实现惊天大逆转。太不可思议了,太苦尽甘来了。这个时候的青帮众人顾不得身份差异了,纷纷张开手臂,拥抱成了一团。

看着兄弟们高兴的样子,韩非脸上堆满了笑容。他询问道:“对了,文曲星君他们都没事吧?!?/p>

电话那头支支吾吾,并不是很确定道:“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,据那些兄弟们说,他们按照文曲星君的指挥行动,打着打着就打散了?!?/p>

“哦,我知道了?!焙切睦镉行┑P?,不过很快就释然了。文曲她们只是在后面指挥,并不参与实战,应该没事吧。

想到这里,他暗自舒了一口气:“告诉兄弟们,看紧那些人,我很快就会过来?!?/p>

“是?!蹦媳吒涸鹑伺榈囊幌?,挂断了电话。

挂断电话不久,南边据点的临时负责人和镇守东边的负责人打来电话,说是有大批的文东会.洪门俘虏被手下兄弟送了回来。尤其是东边贪狼告诉韩非一个大好的消息:“俘虏中除袁天仲,李爽等人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人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日夜想除掉的对手-世界洪门的总龙头——谢文东?!碧叫晃亩馊鲎值氖焙?,韩非一蹦老高。他再三确认,真的是谢文东吗,真的是谢文东吗,真的是谢文东吗?

电话那头,嘶哑声确认了韩非的疑问。后者听完后,大力赞赏了那些出了力的兄弟们。同时告诉贪狼,他将在最短的时间内,赶到东边据点。现在,该是他好好和谢文东喝杯茶的时候了。

简单的准备了一下,韩非带着三十多号保镖.精锐坐车前往东边据点。他们非常高兴,殊不知这些只不过是谢文东的一招“偷天换日之计”而已。

汽车行径在昏暗的水泥路上,欧式风情的小楼.森森林立的堡楼,几簇破败的风铃在风中摇曳着,发出不是很清脆的声音.....这便是俄罗斯的冬天,博尔贾的冬天。

一路无话,青帮众人怀着复杂的心,想要见到他们的老朋友——谢文东。

今天过后,韩谢两人的恩怨也将暂时画上一个句号了。

一开始,韩非的确是非常高兴。和谢文东斗了这么久,终于要结束了,再也不用费劲心机想着如何对付谢文东了,再也不用屡屡尝着失败的苦果了。

可高兴之余,他又不免有些失落。不得不承认,谢文东的确是百年不遇的天才。有这样一个劲敌,真不知道该是悲哀还是庆幸。以前,他一直以为‘英雄惜英雄’是句屁话,两个人只要处在对立面,就只能是你死我活,还惜什么惜??上衷?,他不得不说这句话说的十分在理。那是一种没有对手的绝望,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无奈。

看到帮主眼神里突然露出一丝的忧伤,贴身保镖右弼星君轻声问道:“韩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“哦,我没事?!焙巧裼蔚乃夹鞅焕亓讼质?,没有多做考虑,他便简单的回答。右弼哦了一声,又转念询问:“帮主下一步准备怎么办?是杀了谢文东还是放了他?!?/p>

韩非环着手,托下巴道:“我暂时还没想好。说实话,我非常忌讳谢文东这个人。要是放了他,他必将卷土重来。而要是就这样杀了他,我也确实是下不去手,毕竟他曾经放过我一次.....”

不管韩非如何让人感觉讨厌,但有一点还是挺让人欣赏的,那就是他会一直记着别人对他的好。不管这个人是他的朋友,还是他的敌人。

右弼叹了一声,觉得这事是挺难决断的。他努努嘴,思考了一会儿:“我们可以把他放逐到一个岛上,将他终生囚禁.....”

还没等右弼说完,只听见轰隆一声,前面的一辆车子突然起火爆炸。爆炸形成的气浪将一吨半重的汽车生生撕裂,破碎的钢铁撒的路上到处都是。

“有杀手.....”副驾驶位置上的右弼猛的一歪身,用手死死的按住汽车的刹车。咔哧,汽车车轮在刹车的控制下,迅速停止了转动。

强大的惯性差点将汽车里的几人甩了出去,韩非等人的速度也快,在第一时间便打开车门寻找掩体。

“哪里有杀手?”韩非惊慌道,他怎么也不相信,在这个时候,竟然还会有杀手。

右弼拎着手枪,忙把韩非的头压?。骸安恢?,韩大哥??赡苁切晃亩娜??!?/p>

这里出现杀手,还是冲着堂堂青帮帮主来的,只要是正常人便可以猜到这件事肯定和谢文东脱不了关系。韩非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连连否认:“不可能,谢文东都被我们抓了。要是我出点什么事,兄弟们是不会放过谢文东他们的。我想杀手首领还不会蠢到这个地步?!?/p>

能在这个时候冷静的分析是不是谢文东的杀手,可见韩非也绝非一般的人。只不过他忽略了一点,他脑海中的“谢文东等人”被抓,是不是敌人诡异布置的一个骗局。

右弼听完韩非的分析,也同意的点了点头。只不过,他怎么也不明白,除了谢文东,到底还有谁和社团有这么大的仇恨。

来不及思考太多,其他保镖迅速的下车朝韩非这边靠拢。

就在他们脑海里升起无数个问号的时候,一声沉闷的枪声又响了。

枪声响过,一位保镖仰面栽倒在地面上,连声音都没吭一下。在他的后脑勺上,赫然多出了一个血洞。正是这个血洞,要了他的性命。

右弼从声音就能听得出来,对方用的是狙击步枪。他忙招手警惕道:“小心,快找掩体,敌人有狙击手?!?/p>

不用他说,保镖们也不是傻子。见一位兄弟倒了下去,他们立刻矮着身子,借助汽车为掩体朝东南方向倾斜子弹。狙击枪的枪火弹道,很清楚的告诉青帮的保镖,那里潜藏着杀手。砰砰砰.....

保镖们甩手将一个弹夹的子弹打光,接着又换上第二个....

就在他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狙击步枪的枪声又响了。这一次,子弹将一位保镖的小腿彻底轰断。

断腿之疼,常人哪能忍受。那位保镖丢掉手里的手枪,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腿连声惨叫,身体也因为疼痛而卷成了一只大虾。

听着同伴撕心裂肺的喊叫声,韩非的保镖们一个个的都绷紧了神经。他们不停的用子弹发泄心中的愤怒,不管敌人在哪里,乱扫一通。

这种不寻常,很快便引起了警觉的右弼的注意。他大声喊道:“节约子弹,护送韩大哥回据点....”

“咻咻”一声,一颗子弹又沿着刚才的轨道飞了过来。钻入人体之后,一道血雾腾空而起。枪响过后,惨叫戛然而止。顾不得给同伴收尸,数十名保镖枪口一致冲着东南方向,掩护韩非撤退。

可还没等韩非上车,西北边的一栋小楼内,金眼阴笑着扣动了手里笨重家伙的扳机。只听轰的一声,一枚火箭弹腾空驾越,击中保镖们乘坐的一辆轿车。

呼啸过后。五位保镖被当场炸成碎肉。燃烧的火苗蔓延到附近的几个保镖身上,他们全身火光熊熊,高温灼烧着皮肤牵动着身上的每一处神经。

已经不能用惨叫来形容这几人的声音了,那是一种痛苦等死的声音,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那种感觉。啪嗒啪嗒,火苗慢慢将保镖们活活烧死。几枚火箭弹又从金眼的火箭筒中飞出,将仅剩的几辆车子炸毁。

几位保镖一边借助附近的建筑作为掩体,一边给据点那边打去电话??刹还芩窃趺创?,电话始终处于一种无法接通状态。

“韩大哥....我们中埋伏了...”右弼星君哽咽着嗓子,眼巴巴的看着韩非道。

韩非牙关一咬,对着西北方向连连扣动扳机:“我就不相信,区区几个小毛贼能要了我的命....”

砰砰砰,韩非说快不快,说慢不满的站起身,连连扣动扳机。

这个时候,他整个人已经处在五行手枪的射程范围之内。只要他们愿意,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命。

韩非身边的保镖一个个的死去,可没有一颗子弹挥向韩非。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韩非和手下们弹尽粮绝的时候,他们原先的气势已经被卸的干干净净。除韩非外,只有右弼星君还有五名受伤的保镖活了下来。六人拔出刀片,将韩非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那架势很明显,他们准备陪着韩非一起死,也将和老大战斗到最后一刻。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都出来吧,没必要鬼鬼祟祟的?!焙锹兆叛┝恋牡镀?,震身吼道。

窸窸窣窣,几个黑影突然从黑暗中冒了出来。他们一身全黑,只有眼睛露在外面。每个人的手上都提着清一色的冲锋枪。

看到这样一些人,韩非现在有理由相信,袭击他们是谢文东的人了,而这些黑衣人十有八九就是文东会的四大王牌部队之一的黑衣暗组。

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手臂上,都有一个白底红字的“暗”字。

直到现在,韩非也搞不明白,为什么黑衣暗组会出现在这里。他们不应该是被文曲他们打散了吗?

诱惑,担忧,焦虑笼罩着青帮众人。

这个时候,黑暗中又出现了四个彪形大汉。大汉背着开山刀,不知道从哪里抬出了一个四方桌。

四方桌铛的一声立在韩非面前,又有人端上了美酒,佳肴。

看到这个场景,韩非等人实在是懵了。对方这是在搞什么鬼,杀就杀了,哪有这么多废话。

韩非等人胡思乱想之际,四男一女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。这五人,韩非岂止是认识,简直是熟悉。他失声道:“五行?!”

没错,来的几人正是五行。

“呵呵,韩帮主久仰久仰,我们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?!苯鹧坌ψ趴丝?。

五行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,有他们在,谢文东也就不远了。

韩非凝声道:“谢文东在哪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们不是.....”

“呵呵,具体的事情东哥会亲自和你说的。东哥说了先让你入席?!苯鹧劾衩驳幕赜Φ?。

听完金眼的话,韩非更加疑惑了,谢文东不是被囚禁在己方的东据点吗,他是怎么吩咐的?难道这一切都是谢文东的一场阴谋。

脑海中一时思绪万千,韩非身体僵住,没有坐下。

木子一边笑嘻嘻道:“怎么,堂堂的青帮帮主连顿饭都不敢吃了?放心,这里面没毒,要是东哥想杀你的话。就凭你们这几个歪瓜裂枣,还不够我们分的?!?/p>

“你他妈的说谁歪瓜裂枣?”一位保镖听完后,瞪圆了眼睛骂道。

木子实在是没功夫搭理一个快死之人,他翻翻白眼:“谁搭话我骂谁?!?/p>

“你....”保镖一时气急,要是对方不是手里有枪的话,他早就抡刀过去砍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木子话糙理不糙。他说的没错,要是谢文东要杀韩非的话,早就动手了,根本就不用等到这个时候。

“好,我就吃这顿饭?!焙钦鹆苏鹕砬?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也顾不得有毒没毒,甩开腮帮子就大吃大喝起来。

右弼和其他五位保镖眼神中透出不可思议,傻眼的看着韩非。

韩非吃了没多久,一声柔和的声音便从老远传来。

“韩兄,好久不见?!币桓龀は嗲逍?,双眼丹凤的男人在几个黑衣人的陪同下,慢慢的走了过来。

韩非抬起头,只见谢文东毫发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。

看到韩非吃的满嘴是油,谢文东抽出桌上的一张纸巾,递给了他。

韩非接过纸巾,胡乱的擦了擦。

谢文东欠身坐下:“抱歉,我来迟了?!?/p>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代?!焙撬淙怀闪说顿奚系娜?,但举手投足间还透露出大帮之主的豪气。

“我给你上道菜,看过之后,你就应该知道了?!毙晃亩γ忻械幕恿嘶邮?。

一个大胖子拎着一个血淋淋的布包,把它放在了桌上解开道:“韩非,看好了,这就是你的贪狼星君,七星之首。和我过手,还没用一招就干掉了。真是他娘的失望啊?!?/p>

布包打开,一颗人头赫然出现在双目之中,人头到死还戴着脸谱。

李爽也打开过脸谱,只不过那长满红包流脓的面庞确实让人感到恶心。这不,人头的脸谱被重新戴上后就被送到这里来了。

韩非看罢,长天一声嗟叹。他闭了闭眼睛,绝望道:“我输了?!?/p>

听到韩非说出认输二字,谢文东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:“对,你输了,我赢了?!?/p>

“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输?”

“因为你从来就不是我的对手?!?/p>

“呵呵,我只想知道我到底败在什么地方,你又是怎么逃脱的?!?/p>

“我并没有逃脱?!?/p>

“哦?”

两人你一言,我一语的说着话,语速越发快了起来。

轮到谢文东说话,他娓娓道来:“要打下几万人的青帮确实不易,故我选择了智取而不是强攻。我放出消息,说要和你硬碰硬的打上一仗,只不过是想要让你派出援军而已?!?/p>

“不管你放不放消息,我都会派援军。我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打败你的机会?!焙俏战袅巳?,坚定道。

谢文东姿态从容,打了一个响指:“你说的没错,但我放出的消息却是三万人?!薄叭蛉?,这有什么不妥吗?”韩非诧异。

“当然,要是不说三万人,你的手下会那么容易上当吗?”谢文东道。

韩非:“他们是怎么上当的?”

谢文东:“我用一万的文东会洪门精锐.数百位高层,冒充三万人去攻城。当你们的伏军遭遇我们的时候,我们假装被你们打得不知所措,仓皇撤退,引你们的援军来攻?!薄澳阍趺淳湍苋范ㄎ业娜艘欢ɑ嶙飞先?”韩非打断道。

谢文东徐徐回答:“贪欲?!?/p>

“贪欲?!”

“对贪欲。是想一口吃掉我们的贪欲。我和两大社团的高层就像一块蛋糕一样,摆在你们面前,是谁都会想要咬一口的。正是抓住这个,才引你们入我的埋伏圈的?!?/p>

听着谢文东这轻描淡写的描述,现在他知道谢文东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了。一个能分析仔细分析对手心理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。

见韩非没有搭话,谢文东继续道:“我用阵法困住你的伏军。然后让手下穿着你们青帮的衣服,假装擒住我们混入几个堂口。因为当时情况很乱,没人会去想来人不是自己的兄弟。等你的头目们向你报告消息之后,我的人才从里面突然发起进攻。就这样,毁掉几个防守严密的据点就变得很简单了?!?/p>

有一点,谢文东没有细说。那就是天啸超一流军团全程参与了这次战斗,他们强悍的战斗力,在失去外界联系的情况下(据点外围都被放置了信号干扰器),还没有坚持一会儿便弃械投降。不知道三个据点发生什么事的韩非乘车去见谢文东,而五行等兄弟早早的做下了埋伏。等韩非一出据点,文东会的人按照先前一样的方法,混入北据点,歼灭里面的顽敌。

这,便是整个计划的全部。

听完谢文东的阐述,韩非输的是心服口服。能败在这样一个敌人的手里,也算是值得了。

他猛地灌下半瓶白酒,而后重重的说道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希望谢帮主不要为难我的那些兄弟。我会下一张命令,解散青帮所有人员。如果谢先生觉得他们还有用,皆接收到你的旗下吧。如果他们不想要待在你那里,还请让他们各自回家。如果谢先生答应了这些,我会自刎以谢天下?!?/p>

“帮主(韩大哥)!”听到韩非说自己要自杀,右弼和几位保镖都哭了出来。不管结局怎么样,韩非对他们确实是恩重如山。

“我们陪你一起死?!庇义鲅镒湃?,哭着道。

“恩恩。我们陪你一起死?!蔽迕o谝部拮鲆煌?。

在临死前,能够这样一帮子兄弟在自己身边,就算是死也值了。

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终究没流下来:“好兄弟,就让大哥给你们下最后一道命令吧?!?/p>

“恩恩,大哥请说.”右弼等人齐声道。

韩非拍了拍几人的肩膀:“给我好好活着,活着,就有希望....”

“呜呜....”几个大老爷们此时已经是泣不成声了。

这幅画面,着实让人看了感动。

谢文东摆摆手:“把东西拿过来?!?/p>

金眼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几张文件和一个红色小本,递给了谢文东。

谢文东接过,从里面抽出一张纸递给了韩非。

韩非简单扫了一眼,看出这是一张降书。降书的内容很简单,青帮无条件投降,帮主韩非退位。

没有多做思考,他洋洋洒洒写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接过降书,谢文东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咕咕?!焙茄鲎挪弊咏O碌陌肫烤坪裙?,他一摊手,爽然道:“动手吧...”

谢文东沉默无语。

“动手吧,要是你想让我自己动手的话,也可以...借我把刀?!焙敲嫒缢阑?,轻轻道。

“大哥....”右弼等人扑到了韩非的身上,兄弟之情愈深。

这个时候,谢文东站了起来,将手上的那一沓文件留在了桌上:“你走吧,我不杀你。这是机票和去美国的护照。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,就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。下一次,我一定不会对你手软?!?/p>

谢文东的话一出,在场的大部分热都傻了眼。不但是韩非等人,就连李爽,任长风等人也看不明白。

他们忙阻止道:“东哥,不要啊。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...”

“对啊,还请东哥再考虑考虑....”

“我意已决,你们别在说了?!彼底呕?,谢文东甩袖而走。

只留下一群惊愕,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人。

最后,韩非死了吗?

答案是死了。李爽和任长风等十多位高层心有不甘,背着谢文东在韩非去机场的路上,将他干掉了。

只不过,韩非在临死前,仰天大喊了几声:“事情还没有结束,事情还没完.....”

膨隆,一声枪响结束了青帮韩非的时代,谢韩两人长达六七年的交锋,随着谢文东的完胜而告一段落。

青帮并没有被解散,它被谢文东收入文东会旗下。韩非的一干高层杀的杀,降的降,树倒猢狲散......只是韩非临死前说的那句话,颇有话中有话的意思。

很多天以后,谢文东还是知道了韩非的事情。他并没有怪罪李爽等人的莽撞,只是饶有意味的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该来的来,该走的走,该升天的,升天去吧......”

一个月后,极乐岛。

由谢文东组织的百对新人结婚大典隆重举行。

新郎官有李爽.三眼.何浩然.东心雷.任长风.储博.姜森.刘波......新娘有叶落,木槿,巾帼,灵敏,胡雪薇......谢文东手握话筒,身着中山装,高兴宣布:“明天,你们都得给社团生一个精英出来。要不然,家法伺候......”

李爽身着一套白色礼服,颇有些耍大头的味道:“对,东哥说的没错。不会生的那个,抓到医院去做**切除手术......”

“吼吼....”任长风和一群兄弟像疯子一样冲过来:“来啊,兄弟们。我们先切了他......”(大结局)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,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,请牢记本站域名www.huaidan1/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浏览。

下一篇  返回列表

标题: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(完三)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huaidan3/2446.html
849| 955| 468| 837| 290| 541| 869| 764| 407| 468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