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自从谢文东踏入忠义帮之后,谭小春自知大事以去,萌生去意,多年来他赚有不少积蓄,打算离开中国,带着家人去国外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,不再过心惊胆跳的黑道生涯。接到魂组抛来的橄榄枝后,他嗤之以鼻,连考虑都没考虑,当即拒绝了。反正人已经要走了,他也没什么好考虑的。惟独魏明是个例外。自从魂组主动联系上他之后,异常兴奋,暗暗感叹天无绝人之路,有魂组的暗中相助,或许谢文东也奈何不了他,更幸运一点,可以利用魂组将玄子丹也平掉,自己坐老大。

三人中,对魂组的回映最积极的就要算魏明了。双方各有所图,也各有自己的顾虑,正所谓臭味相投,一拍既合。

谢文东和玄子丹会谈的地点就选定在鲜花酒店。后者的胆量不小,明知道谢文东对忠义帮别有所图,对自己更是虎视眈眈,依然毫无畏惧,选择了北洪门的中心的腹地,表现出一定的大气。不过,他的大气在谢文东面前还是显得小了点。

会谈当天,玄子丹准时到场,他的时间观念很强,离约好的时间前后没差一分钟。谢文东对他还是有一定的感激之情,出门迎接,二人表面上都相当热情亲密,实际上,心境已与以前大不相同。两人进了大厅,分宾主落座。谢文东身边没有什么人,只有一个象是秘书的漂亮女郎站里他身后,那双弯弯而闪亮的大眼睛不时的眨呀眨的,连玄子丹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一番客套话的寒暄过后,玄子丹首先进入主题,猛然说道:“想来,谢先生对忠义帮已经势在必得了吧?!?/p>

谢文东微微楞了一下,哈哈而笑,说道:“向问天,南洪门之强大,我想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。南北不相融,想在上海与其一争高下,没有自己可以掌控的地盘,实在相形见拙,施不开手脚,玄兄能否明白我的意思?”

那是你的事,和我们忠义帮有何关系。谢文东的话表面上看合情合理,仔细一琢磨,不难发现其中强取豪夺之意。玄子丹叹了口气,他明白,力量就是道理,在黑道,谁的实力雄厚谁说的话就是天理。他苦笑道:“所以,谢先生看上了离你最近,而且又内乱不断的忠义帮?!薄笆堑??!毙晃亩廖抟?,直言道:“为了帮会,为了大局,我不得不抛弃一些东西?!?/p>

“什么?”玄子丹低头沉思,随口问道?!傲贾?,情谊?!毙晃亩骄驳溃骸安┱够缘氖?,我欠你一个人情,可惜,我又不得不做出绝情的事来。当我一踏入黑道的时候,我的命就不再是我自己的,良心这个东西,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奢侈?!毙拥さ愕阃?,苦笑道:“这个道理我也明白,但我必须得承认,在这方面,你做得比任何人都好?!薄八?,”谢文东仰面笑道:“我成了被无数人诅咒的坏蛋?!毙拥び挠牡溃骸氨纠?,我这次来希望通过我的话,能让谢先生高抬贵手,看来,我做不到了?!?/p>

谢文东停顿了三秒钟,正色道:“黑道是个你死我活的世界,你的仇既然已经报了,又何必再参与其中,早点退出吧?!?/p>

“黑道……”玄子丹缓缓摇头,“一如黑道,这一辈子都要背上黑道的名头,哪是说退出就退出的?!鄙碓诤诘?,任何人或多或少都仇家,当你得势的时候,他们不敢找你,而当你一旦退出、没有实力时,那迎接你的将是狂风骤雨般的报复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这话正好能代表混在黑道中人的心理。谢文东眯眼道:“去国外吧,找个国家,安稳的生活?!?/p>

“这条路我考虑过?!毙拥じ刑镜溃骸靶幌壬?,我想问你同样的问题,如果有一天你厌倦黑道的时候,你会选择哪条路?!?/p>

“呵呵,”谢文东有感而笑,说道:“我怕那时,已经没有我自己选择道路的机会了。不象你,现在,你至少还可以选择?!?/p>

玄子丹话锋一转,说道:“不久前,魂组曾找过我,希望能与我达成联盟?!彼幕靶晃亩坏愣疾灰馔?,笑道:“结果你没答应?!薄芭?谢先生怎么知道?”玄子丹抬目问道。谢文东自信道:“一,你不是能被别人利用的人,二,如果你真与魂组打成共识,我们现在见面的地点就应该该成在你们的总部了?!毙拥さ阃?,感笑道:“谢先生才思敏捷,确实高人一筹?!?/p>

“魂组!”谢文东把玩着打火机,说道:“你能有魄力拒绝魂组的邀请,只怕,谭小春和魏明就未必了?!?/p>

“如果他们真与魂组勾结上,那只会灭亡得更快,连最后一条退路都没有了?!毙拥と粲兴嫉??!岸?”谢文东挑眉问道:“还有何退路?”玄子丹沉默良久,好一会才长长出了口气,好象心中已做了什么决定,他笑道:“最后一条路,打不过你谢先生,我和魏明谭小春三人都有机会投靠向问天,另谋出路,而且我敢保证,向问天也绝对不会拒绝的?!?/p>

谢文东低头沉思片刻,说道:“确实不会拒绝,若是我,我也不会?!蹦芮V谱约鹤畲蠖允值娜死赐犊孔约?,任谁都不会拒绝的。展容一笑,抬起头,问道:“现在,你把这条路告诉我,不怕我连这最后一条路都不给你留下吗?”“那已经不重要了,我决定,应该尊重谢先生的劝告?!毙拥ひ蛔忠欢俚?。他的话,让谢文东也大出预料之外,他认为玄子丹并会在他三言两语之下轻易放弃辛苦得来的一切,至少应该经过几场硬仗之后,他才能退缩。谢文东眯眼笑道:“玄兄做了决定?”

“恩,刚才我认真考虑过了,这是一条最好的路?!毙拥さ娜肥谴厦魅?,想以他的实力,夹在南北洪门还有魂组三方争斗的旋涡中间,若是始终保持独立,下场只有死路一条,但是,若是他投靠其中任何一方,必然引起其他双方的不满和敌视,他还是会成为人家首要的攻击目标。南北洪门、魂组,任何一方他都惹不起,也打不起。思前想后,退出是唯一的生路了。

谢文东真诚一笑,点头道:“你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再好不过了,我希望你能没事。走吧,早点离开,才不会惹火上身?!?/p>

“谢谢!”话已到此,已然不用再多说什么了。玄子丹起身,说道:“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与谢先生再见面?”

“如果,”谢文东苦笑道:“我这个坏蛋还没有死的话,我想会有机会的?!薄肮?”玄子丹先是一楞,接着仰面大笑,说道:“凭谢先生的睿智,我想世界上没几个人能置你于死地了?!薄岸鱺”谢文东摇头,怅然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依然是黑道上的人,如果有一天,国家厌倦我的时候,政府只需要一句话,就可以让我死上一百次?!?/p>

“呵呵,我想谢先生足够谨慎的话,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?!毙拥び胄晃亩帐掷?,扬长而去。

“东哥?你看他真的要退出吗?”玄子丹一走,姜森不知打哪钻了出来。谢文东点头道:“应该没有问题?!薄岸缭趺慈绱丝隙ㄋ黄勖?”谢文东笑道:“人的心可以说谎,但人的眼睛不会骗人。而且,玄子丹是聪明人,如果,我现在是他的话,除了退出这场‘游戏’之外,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?!薄鞍?”姜森叹了口气,说道:“希望他说的是实话,也希望他能和东哥一样聪明?!薄霸趺戳?”谢文东笑问道:“你好象对玄子丹很关心啊?”姜森耸耸肩膀,道:“我只是不想杀一个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?!薄肮?”谢文东大笑道:“把你的子弹留着、把你的刀擦亮吧,早晚会有用得上的时候?!?/p>

姜森傲然笑道:“血杀从来就没怕过打仗。是吧?小风?”女郎看看他又看看谢文东,没有说话,不是不想说,而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姜森假装幽怨道:“怎么不帮我说话?唉,真是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嫁出去的什么泼出去的水,真是没错……”

玄子丹走了,谭小春也走了,事前没有任何风声,好象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一般,只是留下忠义帮这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,还有沉迷其中,为心中那无法实现的美梦奋战的人们。最大的竞争对手退出了,魏明本应该高兴才是,可惜,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受,反而有种失落和寂寞,还有就是恐惧,以后,他不得不一个人去面对那个可怕的敌人,谢文东?;曜榇鹩Π锼?,可是他不敢将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魂组身上。本来还混乱不堪的忠义帮随两大巨头的退出,变得安静下来,这时,他们终于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谢文东的威胁。当各大头目有意联合共同抵制谢文东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

七月,二十五,雨仍为停,乌云盖顶。门传芳,忠义帮颇有实力的头目之一。在众人的簇拥下,他迈着四方步从酒店里走出来,身边有他的亲信,还有令他度过无数个消魂夜晚的情人。他推开身旁为他撑伞的小弟,仰面看向天际,长长嘘了口气,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几天总是感觉很压抑,或许是下雨的关系,或许是玄子丹与谭小春两人莫名其妙消失的关系。正在他昂首感叹之际,路旁飞速行来一辆摩托车,经过他一行人身前时,车速稍缓,接着,一道黑影从车上的骑手身上射出,直奔门传芳的面门。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旁的小弟惊叫一声,用力将他推开?!尽?,黑影落地,众人上前拾起,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张漆黑底面的卡片,上有一血红的大字‘杀’,占了帖子的一半有余?!把?黑帖!”门传芳看清之后,下意识的惊叫一声。他的手下们闻言,二话不说,纷纷拔出家伙向摩托车消失的方向追去。门传芳却手捧黑帖一动不动,木呆呆的,连眼睛都未眨一下,文东黑帖,以前只闻其名,今日却落在他自己手中,种种传闻涌上心头?!霸趺戳?”身旁的小情人不理解他的心情,眨动大眼睛惊奇的问道?!懊皇裁?,只是在害怕?!泵糯嘉此祷?,一旁却有人替他答了。只见酒店内走出一人,浑身上下都是黑的,仿佛整个人都融入在黑暗之中。鼻下一块黑色方巾遮住嘴巴,眼睛闪闪放出刺骨的光芒。门传芳一机灵,急忙转头,张大眼睛,心跳加速,“你是谁?血杀吗?”他看见那黑衣人的时候对方离他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,可是他的话刚刚说完,那人已到了他近前,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刀,一把明亮得无丝毫瑕疵的纯钢开山刀。他的话音落下,黑衣人的刀已经出手了。太快了,门传芳甚至连痛都没感觉到,只是胸口一凉,好象一块冰突然进入体内,很凉,将他的整个心都冰住。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,他似乎听到了情人的尖叫而还有不远处手下兄弟们愤怒的嘶喊声,然而,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。门传芳缓缓倒地,黑衣人面无表情的拔出刀,习惯性的甩了甩上面的血迹,冷目扫了一眼旁边正声势力竭喊叫的女郎,没有说话,闪身越过她,直奔街道而去。到了路中,一辆摩托好象算计好了一样,准时到达,那黑衣人未等摩托停下,以飞身跳了上去,“吐吐吐”一缕黑烟,摩托车瞬间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,场中只留下一具尸体,还有那张仍握在他手中的黑色卡片。门传芳被暗杀只是开始,并不是结束。随着他一命呜呼,血杀的黑帖子广发不止,搞得人心慌慌,未出几天,忠义帮内死于黑帖之下的头头不下七人之多。这时候,整个上海的黑道都为之震撼,他们终于感受到血杀的可怕之处,那是一种连做梦都为之惊悸的恐怖。黑帖,一张小小的卡片,却成了索命的符咒,黑帖一出,历来无空回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328.html
348| 615| 53| 845| 460| 717| 203| 415| 917| 70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