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东心雷一缩脖,看着箫方,张大眼睛道:“喊我的名就喊呗,干嘛咬牙切齿的,大家都老朋友,箫方气得眼珠差点没冒出来,他深深吸了两口气,勉强冷静下来,一指地上的白衣人,冷声道:“这,都是你做的吧?!?/p>

东心雷耸耸肩膀,道:“你说得不都是废话嘛,除了我之外周围还有其他的人吗?”“好好好

箫方连连点头,道:“那你就血债血偿吧!”东心雷惊讶的一张眼睛,笑道:“我没有听错吧,手下败将,在南京你还不知道怎么跑的,竟然又在这里大放厥词,我真是服了你了”南京的惨败是箫方一生的痛,不等东心雷说完,怒吼一声,他大手一挥,叫道:“不要放跑一条北洪门的狗!”东心雷飞腿踢倒最先冲到自己近前的南洪门弟子,仰面狂笑道:“手下败将,随死随活还不一定呢!”说完,一顿连踢带砍,四五名大汉又伤在他手下。东心雷猛一抬手,将在众人都以为他要下进攻命令时,出人意料的喊了一声:“撤!”

不管别人的反应如何,带头转身就跑,甩开两条大长腿,绕过路中的卡车,展开了他一直不怎么擅长但到了上海却经常能用到的跑路。箫方也没想到这家伙说跑就跑,见他说话时底气十足,以为会跟自己缠斗一番,结果出人意外的跑了

吴??戳丝幢寂苤械亩睦?,又瞧瞧正向自己一方冲来白压压一片的南洪门弟子,一恨心,一跺脚,感叹一声,随着东心雷跑路的方向奔去。主将都跑了,下面的人自然没了斗志纷纷收刀,北洪门的一干人众紧随东心雷和吴常身后,一路狂跑下来。好不容易;吴常才追上东心雷,边跑边喘息道:“雷哥,我们刚打了胜仗,跑什么啊?”

“嘿嘿!”东心雷怪笑道:“不跑才是笨蛋呢!天知道南洪门还有多少后援没有上来,一旦缠斗起来,咱们真就象箫方说得那样,一个都别想走了?!薄绑锓剿愀觥蔽獬F溃骸凹词苟苑饺耸植簧?,我也有把握把箫方擒住,到时南洪门人再多,咱们也不怕了?!倍睦滓⊥?,道:“箫方可不是傻子,你能想到得人家可能也想到了,他能站住不动当你抓呜?别说话了,咱们这是跑路,容易岔气!”吴常又是叹了口气,赌气囊腮的默默跟着。

当箫方组织人力将路中的大卡车推到一边时,东心雷等人己跑出老远,他一点都不担心,拉开车门,冷笑道:“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?!”上了车,命令手下加足马力追击。人的两条腿哪能跑过四只轱辘的汽车,不一会,东心雷隐约听见后面的马达轰鸣声。他一拍脑袋,暗暗叫道不好。这时再叫不好己然晚了,两名落在最后的北洪门弟子躲闪不及,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个正着,二人怪叫一声,向前扑出好远,可还没等站起身,无情的汽车己在他二人身上撵过去,接着又是一辆,,等全部汽车过去,地上只剩下两滩血肉。北洪门的弟子为了闪躲汽车,纷纷避到公路*墙壁的两侧,这样一来,速度也放缓慢,南洪门弟子纷纷从车内跑出,两伙人又战在了一处。双方人数相差无几,实力相当,打起来亦是真刀真枪你死我活的撕杀。

东心雷见自己人都被对方缠住,急得一跺脚,他想打电话告急,可转念一考虑,还是作罢,家里己无人力,大部分人都被三眼和任长风领去偷袭永胜了,他不想让他二人分心,正想着,迎面跑来一白衣人,身高超过一米八,精瘦象根马竿,一只眼睛用快黑布遮住,东心雷看仔细之后,暗叫一声麻烦,原来这人正是南洪门的八大夭王之一的独眼龙田方常。二人之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无话可说,纷纷横刀战在一处。两人各不相让,完全是硬碰硬的打发,刀刀碰撞,火星四溅,’叮当当,之声不绝于耳。论实力,田方常未必是东心雷的对手,若后者想在短时间内把他处理掉也非简早之事。东心雷心有顾及,不得不边打边分心观察周围的情况,这样一来,二人一时间倒也打个平手。

街道上到处是撕杀的人群,一黑一白仿佛是永远不能被调和在一起的颜料,稍一接触,其中总有一方会倒地消失。吴常老远就看见在后面指手画脚、不时高声喝喊的箫方,提着他那把超大号的片刀,先是冲着箫方的方向一路小跑,等他认为己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后,一声断喝,速度瞬间提升,快似闪电,向箫方飞驰而来。箫方左右有不下十名南洪门的精锐做为他的护卫,见状,纷纷抽刀挡在他身前,迎击冲来的吴常。人没到,刀己经高高的举起,等吴常到了护卫近前,不管对方是谁,抡臂就是一刀。

刀身本就沉重,加上他身体向前的冲力和臂膀挥舞的力量,刀身划过空气时竟然发出了狂风呼啸的声。

南洪门护卫见他锐不可挡,不敢大意,又不好侧身闪躲,最前方的三个人几乎同时横起刀,硬接他来势汹汹的一击。刀刀结实,先是一声刺人耳鼓的尖锐响声,接着传来三声惊叫,等箫方和南洪门人看清楚之后,无不在心里颤抖一下。原来吴常一刀砍出,硬声声把三位横刀招架、膀大腰圆的大汉凌空震飞出三米多远,躺在地上,双臂酥麻,头昏眼花,一时间爬不起来。这得有多大的力量啊?!箫方暗中吐舌,他自己也没把握能接下这一刀,抬头仔细打量对方,吴常身高中等,看不出有多粗壮,只是肩膀要比普通人宽了一些,不过,从他高挽的袖口还是看出一二,古铜色的肌肤下肌肉高高鼓起,象是一座小山,肌肉上的青筋都蹦起多高,这两条手臂能及得上小孩的小腿粗细。箫方看罢,分开众人,缓步来到吴常对面,问道:“兄弟是谁,我以前好象从没见过你?!蔽獬J切晃亩鄙媳焙槊耪泼湃撕笮绿嵘鹄吹哪昵嵋淮械馁?,他以前专职负责金鹏的安全,所以南京打得热火朝天时,他一直都呆在T市,箫方并未见过他,后来北洪门踏入上海,谢文东觉得手下可用之人甚少,向金老爷子略微一提,老爷子二话没说,拨过来一批年轻但实力雄厚的门下弟子,吴常正是其中之一。

谢文东也及其重视此人,刚到上海,就让他做了东心雷的副手。吴常上下看了看箫方,眉头一锁,没好气道:“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说着,臂膀一挥,片刀刮起一道旋风向箫方袭去。箫方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甚少有动手的时候,不过不动手并不代表他不会。脚下一滑,连退两步,避开对方的刀锋,同时横刀于胸前,说道:“这位兄弟,我看你是个人才,不如改投我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吴常眼眉竖立,大嘴一咧,骂道:“我改你妈的投!”他没再给箫方说话的机会,一刀接一刀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不下十余斤的的大片刀在他手中仿佛轻如无物。箫方左躲右闪,连说句话的空挡都没有,日光一冷,起了杀意。如此厉害的人物不能为自己方所用,那不如趁早除去。他身法一变,猛然加紧攻势,唰唰唰连斩出数刀,让吴常的攻击为之受阻。

兵对兵,将对将,南北之间再无一人空闲,全部加入了战团。正在双方势均力敌,打个难解难分时,南洪门身后响起了汽车的鸣叫声,数十道车灯照射过来。东心雷心里一惊,连忙几挥两刀,把田方常逼退数步,伸手一遮射来的强光,聚睛细看,只见街道尽头驶来一队汽车,车的型号陌生,车牌陌生,坐在车中的人也同样陌生,东心雷整个心缩成了一团,看来南洪门的援兵还是到了!果然,箫方跳出圈外,扭头一看,仰面大笑,用刀一指远出的东心雷和眼前的吴常,做然笑道:“主动投降吧,或许还能少吃点苦头,不然”吴常似乎有打断别人说话的习惯,箫方话没到一半,他的刀又到了。箫方气得眼皮都直跳,可一时半会又拿他没办法。东心雷暗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南洪门的人越来越多,而自己孤立无援,管不了那么多,能跑多少是多少吧,用尽全力,猛然一刀劈出,硬生生将冲来的田方??牧嘶厝?,大声叫喊道:“兄弟们,跟着我撤!”

田方常哪里肯放过,见他要跑,拼命追去,挥舞的手中刀,喊道:“东心雷,今天你插翅难飞

南洪门的援兵还没赶到场中,街道另一头警铃大震,一闪一闪的警灯快速飞驰而来。场中所有人的脸色具是一变,特别是南洪门的弟子,面面相对,搞不懂这时候警察怎么来了。箫方脸色阴沉的难看,双眼滴溜溜乱转,不知在想什么。下面有人上前问道:“箫大哥,咱们不是己经和警察打过招呼了嘛,他们怎么”箫方一瞪眼睛,怒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

南北洪门不管如何有实力,如何嚣张,但警察既然到了,不得不收敛一些,纷纷将刀具收起藏好。东心雷长出一口气,即使被警察抓起来也比被南洪门全部围歼的好。不一会工夫,警车呼叫而至,车门一开,拥出不下数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手持警棍盾牌的防暴武警,领头的一人是个四十多岁,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,对一黑一白数百名如狠似虎,浑身粘血的大汉旁着无睹,走到场内中央,低头查看一番倒地的人,粗粗一点人数不下三四十,他面容阴冷下来,转日扫向南洪门的人群中,最后日光在箫方脸上定住,淡淡说道:“箫老弟,这回做得有点过分了吧?!?/p>

箫方只觉得中年警察眼熟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没放在心上,走上前,小声说道:“你们来得太快了!”

中年警察漠然一笑,说道:“报警中心的电话都快被打暴了,我还能坐得住呜?”“该死!”箫方一拳砸在汽车的顶棚,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该怎么做?”中年警察道:“一是你们全跟我走,二是我只带走北洪门的人,但你多少也得揪出几个倒霉的,不然,交代不过去?!斌锓矫靼椎牧阃?,挥手道:“不用说了,我知道!”转过头,向自己人问道:“哪位兄弟愿意去公安局喝两天茶?”刚说完,’呼啦,一声走出一帮人,这事对于他们来说司空见惯了,去警察局和度假没什么区别,进里面有吃有喝,过不了几夭上面自然有人会将他们保出。箫方拉着中年警察走到一旁,小声说道:“你们准备把北洪门这些人怎么样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该办的就得办,该惩的就得惩!”中年警察嘿嘿笑道?!岸鳌斌锓饺嗔巳嘞掳?,说道:“下面的小兵能放可以放掉,让谢文东花钱赎出来对你们也是增加一比不小的收入,但是有两个人一定不能放跑,”他偷偷一指东心雷和吴常,又道:“好好,斥候,这两个人!”对于箫方的指手画脚,中年警察厌烦的一皱眉,淡淡说道:“应该怎么做,我知道!”

“恩!”箫方或许一向不把警察放在眼里惯了,没听出中年警察中的不满之意,点下头,拍拍中年警察的肩膀笑道:“回去提我向你们局长问声好,呵呵!”中年警察看了他一眼,没再搭理,转身一指北洪门的帮众,喊道:“把他们统统给我带走!”

一声喝令,武警站成一排,盾牌抵起,一步步向前逼压,北洪门弟子见警察向自己一方涌来,纷纷扭头看向东心雷,只见后者早早的高举双手,摆出一副随便你们的模样。吴常一看,无奈的叹口气,将手中大号片刀一扔,垂头而立。下面帮众见状顿时没了斗志纷纷举手,放弃抵抗。北洪门的人不少,足足装满十余辆警车,箫方带领一帮手下散去,日才间不长,救护车也到了,医生护士收抬残局,保守估计,死伤人数在玉十往上。东心雷和吴常被安置在中年警察所坐的警车里,后者拿起对讲机招呼一声,车队缓缓向南方向驶去。东心雷一楞,疑惑不解,问道:“这好象不是去公安局的方向嘛?!”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302.html
726| 696| 755| 377| 830| 749| 852| 201| 885| 752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