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三眼摇头道:“有血杀在,我们不用操心那么多,而且老刘的暗组也不是白给的?!痹谏坛≈芪У降装膊宥嗌偃耸?,三眼自己都不是很清楚,其中北洪门占了绝大部分,但血杀和暗组的人也不少。这次谢文东算是下了狠心,利用白紫衣召开生日宴会,向问天及其手下精锐的注意力转移之机,准备大干一场,至少也要在向问天的头上烧一把火。

北洪门的主干大多集中于此处,偏偏缺少了东心雷。他也没闲着,带着不下二百帮众“悄悄”进了南洪门的腹地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转移南洪门的视线。东心雷领人刚刚进入南洪门的地盘时,已然被人家发现行踪,消息最先传到周挺那里,他一时想不出北洪门的意图,不敢大意,急忙打电话通知向问天。这时的向问天正和谢文东、白紫衣等人同坐一桌,有说有笑喝着酒,接到电话后,表情丝毫不改,平静的说道:“人不动,我不动,随机应变就好?!彼低?,把电话挂了。

周挺听后,心中有了数,集结帮众数百人于总部附近,同时命令其他各地的人手严阵以待,只要东心雷有个风吹草动之势,一举将其围攻歼灭。他做好准备,就等对方来攻,可东心雷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,更像是来逛街的,左一头,右一脚,在南洪门腹地内瞎窜。谢文东算计得没错,东心雷确实起了吸引对方的作用,令南洪门无暇顾及其他,即使他明知道自己人手过度外派,本部空虚,仍然高枕无忧,在谢文东想来,上海能有实力和胆量主动攻击自己的,只有南洪门一个,可他千算万算,偏偏漏掉一个人,忠义帮的大哥傅展辉。傅展辉当初确实没有和北洪门硬碰硬的打算,可现在,他却有雷打不动的理由,为了他唯一儿子的一支手臂。忠义帮的总部距离鲜花酒店并不远,车开快一点的话,半个小时就能赶到。

傅展辉知道谢文东今天晚上会去参加白紫衣的生日宴会,本来他也在邀请之列,只是他却没有那个心情。早晨的时候,他就把全帮的主干召集于一处,让众人做好准备,晚间会有大的行动,他未敢将进攻北洪门的事情说出,一是怕走漏消息,二是怕下面帮众心虚。直到晚间将近九点时,傅展辉才将攻击的对象公布,没给手下人犹豫的机会,说完之后直接领一干手下上了早准备好的汽车。轿车、面包车、吉普车,加在一起少说也有数十辆,每辆车内无一空座,人数少说也是在二百以上。车队按他的指示,分批分辆的从多条大小不一的公路故意放慢速度,缓缓开往鲜花酒店。

临行前,傅展辉下了格杀令,本次行动只要死口,不留活人,虽然杀不死谢文东,至少得够让他心痛一段时间的。忠义帮的行动异常隐秘,刚开始并未引起他人的注意。谢文东有交代过刘波多“关照”忠义帮,可后者有听没有往心里去,认为忠义帮对自己一方的威胁不大,在实力和声望上,两帮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,他只是象征性的派出两三个人在忠义帮附近监视,也正是这两三个人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一开始,这几人也没想太多,可见忠义帮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往外出,终于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打电话向刘波报告。这位刘波正在永胜商场内打转,暗中观察内部保安的人数和所处位置,接到电话,听手下说完后,刘波想都没想,随口说道:“你管他们干什么去?我让你们是监视他们,不是管人家闲事!”刚想挂断电话,他又补充一句:“算了,你们跟上去看看热闹也好,忠义帮有如此大的动作,一定是对付劲敌,多了解黑帮间的动向也不错?!?/p>

刘波此时做梦也想不到,他所说的忠义帮劲敌就是他们自己,一把锋利的尖刀正准备插向他们的心脏。

这时鲜花酒店里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,晚间九点多了,客人也都散去得差不多,平时北洪门弟子和暗组、血杀的成员还能在酒店内吃吃闹闹,现在大多数人都被谢文东调派出去,酒店冷冷清清的。

江琳百般无聊的坐在前台旁的沙发上,看着服务生们不时端着碟碗在面前走过,呵欠连连。以前谢文东没出现的时候,日子也是这样一天天过的,没觉得怎样,可现在谢文东冷然一离开,她反倒不适应了,虽然她和谢文东并未相识几天。五行五人这次没有参加行动,聚在大厅角落里的茶几周围,嘻嘻哈哈,有说有笑,木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套打骰子的赌具,五人边摇骰子边喝酒。

耳边不时传来嬉笑声,江琳心烦的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表,站起身,对下面酒店的领班道:“没什么客人了,准备关店吧?!?/p>

十点一刻,永胜商厦内,客人逐渐稀少,各店铺的老板们业已纷纷打佯,保安人员开始在商场内巡视,提醒仍逗留的顾客离开。今天晚间的保安主管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壮汉,身材不高,一米七出头,但体重却不小于一百五,八字眉,吊梢眼,腮下稀稀拉拉有几根胡子,他坐在中控间,透过电视,可以清楚的看见商场内的大部分角落。

和平时一样,本来人群熙攘的走道此时已空无一人,只不时有下面的保安人员巡逻走过。他对着屏幕看了一会,拿起对讲机说道:“大家仔细点,今天上面有过交代,可别给我出漏子?!薄爸览?”不一会,对讲机传来下面人有气无力的回话。

“*!这个家伙,就他妈知道坐在屋里瞎指挥,能出什么漏子?!”两个负责商场门前的保安走到墙角处,其中一个骂骂咧咧的点着一根烟,蹲下身,发着牢骚。另一人笑了笑,无奈道:“没办法啊!你以为他能当上主管*什么,听说他和上面人有关系?!薄吧厦嫒?谁啊?”“这我就不知道了?!倍苏底呕?,对讲机又响了:“广场的人在哪,让我看看?!?/p>

“*他妈的!”最先说话那人将半截烟头熄灭,握在手中,快步走到广场斜上方的摄像头前晃了晃身,同时摆摆手,意思是“我在这”,然后又走回墙角,重新将烟头点着,继续抽着,看了看*墙而站,耷拉着脑袋的同伴,说道:“妈的,真是要命,哪天我要是不想干了,非好好揍他一顿不可!”

“还用等哪天吗?不如现在!”

“你疯了,我现在还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只见同伴如同一根木杆一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只觉得后脖颈一痛,眼前一黑,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保安缓缓倒地,在他身后显露一人,浑身黑衣,身材瘦长,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开山刀,刚才正是他一刀把将保安击晕。如果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墙角处还蹲着一位黑衣青年,手中拎着一把细长的唐刀,来回摇晃。二人互视一眼,点头示意,不用问,他俩正是三眼和任长风,通过刘波提供的情报,偷偷躲过监视器的摄像范围,潜入进来。

三眼拿出手机,拨打电话,通知早已躲藏在商场内部的血杀成员开始行动,接着又给谢文东去了电话,“东哥,一切顺利?!?/p>

谢文东手拿电话,对着向问天一举杯道:“向兄,敬你?!毕蛭侍煳兑幌?,毫不犹豫的拿起杯子,一饮而尽。谢文东见状,笑眯眯的既对电话另一端的三眼又像是对向问天说道:“喝酒就应该这样,再浓再烈的酒一口喝干才叫痛快?!彼低?,将自己杯中的酒也喝个干净,才不留痕迹的挂断电话。白紫衣见他二人有来有往,不甘寂寞的抓起酒杯,浅饮一小口道:“我可没有你们俩的酒量,再则,酒是用来品的,一口喝干固然豪放,但却无法品尝到其中的美妙?!?/p>

“你错了!”谢文东和向问天几乎一口同声说道,二人相视一眼,仰面大笑,前者一展手,道:“你先?!毕蛭侍炜推囊坏阃?,说道:“喝酒在于心情,也在于性情,一个人的豪迈与小气,只在这一口酒中就能体现出来,谢兄弟,你说呢?”

谢文东赞赏的一点头,笑道:“完全同意?!薄拔铱刹皇切∑娜税?”白紫衣老脸一红,站起身,举杯说道:“今天各位能聚在一起,是给我白某面子,也说明了咱们道上的兄弟虽然各自独立,但还是有凝聚力的,为了我们更加闪光的道路,干!”

“干!”一干老大们还是很给白紫衣面子的,纷纷起身撞杯,叮当之声不绝于耳,宴会掀起了一个小**。

谢文东暗中偷笑,白紫衣为人不怎么样,但话说得挺中听。这时,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手里拿出酒瓶,摇晃着走到谢文东旁边,此人身材短粗,满面通红,一脸连毛胡子,略带醉意,瓮声瓮气说道:“谢先生,兄弟是东区一无名小卒,能认识你这样的大人物真是‘大开眼界’?!彼底?,大汉伸出手来。中年汉子话中有话,白紫衣见状,微愣一下,接着笑道:“张兄太过谦了,东区的‘小斧头’在上海也算是有一号的?!?/p>

白紫衣所说的小斧头其实就是斧头帮,只是此斧头非彼斧头,它和J市的斧头帮虽然同名,但之间毫无联系,在中国,随便哪个城市可能都有以斧头命名的帮会,上海也不例外,一东一西,有两个斧头帮并存,道上的人习惯把西区先成立的斧头帮叫“大斧头”,东区后来成立的则称为“小斧头”。大小斧头同名不同派,各自独力,甚少往来,这中年汉子正是小斧头帮的老大——张回。

谢文东对上海的斧头帮没什么概念,只是听刘波提起过,但叫这个名字的一般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他微然一笑,说道:“一,我不是什么大人物。二,我还没超凡到让人大开眼界的地步?!彼底?,他还是伸出手,和中年汉子互握一下。二人两手一结实,谢文东马上感觉从对方手中传来的压力,强劲的力道排山倒海般袭来,其力道之大,似乎能将他骨头挤碎。他眯缝的眼睛流露出一丝冷光,几乎本能的一震左手腕,金刀滑落到掌中。

谢文东暗中长吸一口气,眼角扫过向问天,后者正笑呵呵的看向他,忍住没有发作,脸上笑容不变,默默运力回应对方。若讲蛮力,谢文东未必是张回对手,但金老爷子和那位望月阁的长老曾传授过他一些打坐养气的门路,虽只是入门心法,但用在一般人身上已经足够了。

刚开始,张回还没觉得怎样,可没过多久,发觉谢文东手心开始发热,渐渐升温,只一会功夫,如果不是他自己亲眼看着,张回定然会以为自己握住的是一团火焰,烫得手掌灼痛难忍。二人握手而站,谁都没说话,状似亲密,满脸挂笑,但张回却笑得很勉强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,绿豆大的汗珠子在他鬓角处“滴答”滚落,张回忍受不住,双腿一软,站立不住,**向谢文东身上栽去。

谢文东眼疾手快,横臂将他揽住,笑眯眯道:“张兄,我看你喝得有点太多了吧!”张回脸一红,扶住酒桌,稳住身子,神态从容的将手伸进裤兜内,手指早已抖成一团,整个手掌连带半截手臂,麻木得近乎没了知觉,暗中吃了大亏。但他经验老道,在面上看不出任何反常的表情,借坡下驴,张回讪笑道:“是啊是啊,上了岁数,酒才喝一点,自己觉得没问题,可身体却不行了,比不上你们年轻人,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”后一句他暗有所指,同时也是诚心佩服。谢文东仰面无声哑笑,手指轻轻一勾,将金刀收回,说道:“张兄正当壮年,这时候说老好像还为时过早?!闭呕赝侨灰惶?,对方的样子虽只像个学生,但实力却深不可测,而且言语间透出一股大气,没有一丝年少得志的飞扬跋扈,看来能成为北洪门的掌门大哥,绝非偶然,转目偷瞧一眼旁边一脸平静、悠闲自在喝酒的向问天,心中感触,有这二人在,天下谁能与之争锋。他举起酒杯,真心说道:“谢先生,敬你!”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300.html
307| 876| 337| 972| 781| 77| 309| 177| 58| 9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