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五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五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谢文东仰面失笑,道:“听你的意思好像我说的话一直没中听过?!”江琳故意一呆,一本正经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啊!”

论起贫嘴,谢文东可不是她的对手,前者摇头而笑,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“难道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吗?”江琳眨动大眼睛道。谢文东一耸肩,笑道:“我一直认为睡觉是大事,如果没有必要,我不会耽误这个时间?!苯胀督档木倨鹚?,道:“看不出来,你年纪轻轻就这么爱睡觉,到老了怎么办?”谢文东认真的挠头想了想,说道:“我没想那么远?!?/p>

江琳深深看了他一眼,话入正题道:“上海的夜景很漂亮,你欣赏过吗?”谢文东道:“看过,但没欣赏过?!薄爸皇强?,不欣赏,你怎么能知道她的美丽,和我一起去逛逛吧?!毙晃亩戳丝幢?,快晚间九点了,本想拒绝,但一见江琳满脸期待的表清,他暗叹一声,美丽的女人总是能让男人无法拒绝,说道:“好吧,等我换件衣服?!?/p>

五分钟后,谢文东从房间里出来。江琳本以为他会变换一身的装束,那知他只是换汤不换药,穿起另外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,黑色又有些像是藏蓝色的中山装。她感到好笑,问道:“你好像很中意中山装,现在穿这种衣服的人己经不多了,特别是年轻人?!毙晃亩贿谘?,道:“我说过,我这人比较守旧?!薄班?,现在我看出来了?!?/p>

上海的夜景是很美丽,谢文东早已经领略过了?;破纸?,游轮不断,特别是彩船,时有经过,上面装饰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将江面映射得万紫千红。遥望对岸,高楼耸立,星光点点,繁华美丽得让人觉得是虚幻?!昂芷?”江琳站在江边,眼中蒙上一层迷雾,既像是对谢文东说,又像是她自己在感叹。谢文东道:“是很漂亮,不过,它只是一座虚幻的沙漠?!?/p>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江琳不懂他的意思,忍不住问道。谢文东浅然一笑,道:“任何地方对我来说都是一样,刚开始很陌生,又觉得遥远得触不可及,征服之后却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?!苯崭械矫曰?,读不懂谢文东是个怎么样的人,头痛道:“难道,在你的心里,没有什么比争夺地盘更重要的了吗?”谢文东仰面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,都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着,我自然也不例外?!苯湛戳怂换?,摇头道:“看来,你的理想比较与众不同,或者说你的野心比别人大得多?!?/p>

“也许吧!”谢文东一笑道:“说点别的好吗?”“好!”江琳想都没想,说道:“我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?!?/p>

她所说的有意思的地方是一座不知因何原因盖到一半而停工小区,位置相对偏僻,附近居住的人家不多。在小区旁有条新修不久的笔直大道,可能是专门为这座小区准备的,只可惜工程停工,这条大道也荒废了?;蛐硭?,这里成了某些人的乐园。

当江琳领着谢文东一路开车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近十一点左右,路上行人稀少,偏偏这条路上车声滚滚,聚集着数十名男男女女。下了车,谢文东疑惑的看向江琳,后者一笑道:“不要问,看一会你就知道了?!?/p>

只见人群中有两辆摩托车,上面分坐一红一白两名骑手,周围有不少人手举着钞票,大声尖叫,吹着口哨,像是给其中的人打气。前方路边,一人高举着一只空酒瓶,大声吆喝着让其他人散开,随着“咔嚓!”一声,酒瓶落地,摔个粉碎,红白骑手猛地一撒离合器,两辆摩托前轮顿时飘了起来,如同两支离弦之箭,瞬时间射了出去,速度之快,连刚刚下车的谢文东都暗暗乍舌不己。只是眨眼的工夫,两辆摩托已经到了公路的尽头。前方有人高声叫喊道:“红胜!”聚集的人群顿时开了锅,有的欢天喜地,有的诅骂连连。谢文东见状明白了,这些人在赌车。他转头问江琳道:“你经常来吗?”

江琳自然的顺了顺头发,或许有些微热,她将洋装的衣扣解开,露出里面紧身的白色T恤,薄薄的一层遮挡不住里面的隆起,这时的江琳既成熟又带些野性。她深沉道:“我也只是偶尔!在尔虞我诈,相互利用的社会待时间长了容易疲惫,可这里能让人找到活力、激情和刺激??茨阏鋈怂榔脸恋?,所以领你来看看,希望你能找到和我一样的感觉?!毙晃亩笮闹屑て鹨凰坎ɡ?,她的话,让他感动,不管她的本意如何。其实江琳并不了解谢文东,他是那种不会将内心真实想法表现出来的人,他从来没缺少过激情,甚至当他激情爆发的时候可融化世间一切。这时,人们也注意到他俩的出现。谢文东倒没什么,当看到江琳时,纷纷称奇,毕竟,如此漂亮的女人在此处是少见的。一位二十岁左右,头发金黄的青年笑呵呵走过来,看了看谢文东,对江琳笑道:“琳姐,好长时间没见到你过来了,最近忙什么呢?”江琳笑道:“还能忙什么,我的生意呗?!?/p>

青年瞥了一眼谢文东,疑道:“琳姐,从来没见你领谁来过,这位兄弟是?”“他啊……”江琳笑道:“是你惹不起的人?!鼻嗄昴幽油?,刚要伸手和谢文东打声招呼,后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:“妈的,黄毛三,你找这个是什么人,连赢我七场了,不是你搞鬼了吧?!毙晃亩叛?,举目一看,只见人群中走出六个流里流气,小混混模样的青年,直向青年走过来。

青年转过头,白了那几人一眼,嘿嘿笑道:“博力,输了就说输了的,这只能说明你请的人不行。再说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能搞什么鬼?!”被青年叫博力的这个人二十五六岁,一身黑色皮衣,耳朵上钉了一排耳钉,嘴里叼着烟,显而易见,他是六人中的头。走到青年近前,博力指着他鼻子道:“你最好别让我找出毛病,不然……哼哼,有你好受的?!?/p>

谢文东不知道这些人之间的关系,疑惑的看向江琳。后者一指黄头发青年,悄悄在他耳边道:“他叫黄小丁,那个叫博力的我也不认识,以前没见过他?!笨赡芩乃祷吧共还恍?,嘀咕声被黄小丁对面的博力听见,顺势一看,先愣了半晌,很快,他一双小眼睛渐渐眯了起来,在江琳身上上下打转,当目光转到她胸前时,像苍蝇见了蜜,再也转不动了。

在他灼人的目光下,江琳下意识地一合衣襟,眉头深皱,不过忍住没有爆发。博力刚才还怒气冲冲的脸霎时间喜笑颜开,眼睛盯在江琳身上不放,话却是对黄小丁说道:“这位是你朋友吗?我怎么从来没见过?!”黄小丁脸色一变,上前挡在江琳面前,说道:“没错,她是我的朋友,博力,你最好客气点,别太……”他话没等说完,博力一把将他推到一边,冷哼一声道:“你算个屁啊!”说完,看也没看他一眼,色眯眯的走向江琳,走近之后,一股迷人的麝香顿入鼻孔,他脑袋早被美色迷晕,直接了当的问道:“小姐,你多少钱一宿?!苯仗?,一张脸红似晚霞,杏目圆睁,怒视博力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黄小丁勃然大怒,上前一拍博力肩膀,高声说道:“博力,我说了她是我的朋友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“去你妈的!”博力色心已起,哪还管他是谁,加上他背后有座大*山,平时飞扬跋扈惯了,谁都不放在眼里。他反手抓住黄小丁的脖领子,向回一拉,下面抬膝猛掂。他二人平时经常赌车,双方有输有赢,暗中较劲,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,没想到今天博力说动手就动手,黄小丁毫无准备,被他一击正着,哼叫一声,捂着小腹摔倒在地。博力领着那五个青年是不怕事大似的,而且有心表现一回,见他动了手,呼啦一下,围上前去,对着倒地的黄小丁一顿猛踢。

“小姐,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!”博力皮笑肉不笑,小眼睛快眯成绿豆大小。见江琳气得说不出话,胸脯随呼吸一起一落,更是心痒难耐,色胆一大,伸手准备去摸江琳的面颊。手还没等碰到心仪的目标,再难以向前一分一毫,手腕被人牢牢抓住。一双白净消瘦而有力的手,像是一把钢钳,博力痛得一咬牙,在美女面前强忍着没叫出声来,转头一看,原来是江琳身边那位学生模样,身穿中山装的年轻人。博力一开始就注意到他了,只是见他年纪不大,身材消瘦,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,根本没放在眼里,哪知此时发难的就是这个他没看得起的人。

谢文东本不想动手,不过博力确实有些过分了,不管怎么说,江琳也算是他的朋友,自然不会眼睁睁看她被人欺负。他微微一笑道:“兄弟,对女人用强,不太道义吧?!辈┝ρ劬σ坏?,用力收臂,试了几次,结果纹丝未动,他的手腕好像长在对方的手里一样。博力哪受过这委屈,叫道:“你是谁,我道义不道义关你屁事?!”说着,另一只手抡圆了,对准谢文东的面门就是一拳。谢文东暗中叹了口气,后悔没将高强和李爽等人带在身边,像这种小瘪三,他连动手的冲动都没有。

轻轻一侧身,堪堪躲过对方有势却无劲道的拳头,手下一用力,只听“咯”的一声,博力的手腕应声而断,整个手掌顿时弯了下去。

博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,哭嚎的抱住手腕,跪坐于地。谢文东低头看着他,声音冰冷无感情,言道:“我是坏蛋!”江琳站在谢文东身后,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发现的笑容。博力受伤,可把他下面的那几名手下吓了够戗,丢下黄小丁,有两人扶起博力,查看他的伤势,另外三人则迎上谢文东,二话不说,各掏出口袋中的匕首,挥舞着在谢文东面前比划。

谢文东好笑的翻翻白眼,猛然一动身,脚下连转,几个照面下去,一拳一个,让面前三人“热情”的和大地拥抱了。直步走到博力面前,看了一眼他的断腕,淡然道:“现在去医院,你或许还能接得上?!辈┝σа狼谐莸亩⒆判晃亩?,眼角欲裂,瞳中灌血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,“你有种,留下姓名,日后,我必将百倍讨回来,你敢不敢?”

没等谢文东说话,江琳上前两步,抱住他的胳膊,身子软绵绵的*了上去,得意的嘲笑道:“讨回来?你能吗?他可是堂堂洪门大哥,谢文东!”博力脸色大变,看了看江琳,又看看谢文东,喘着粗气,点头道:“好,好,好?!彼等?,一踢倒地呻吟的手下,嘶吼道:“把他们三个拉起来,我们走!”他们六人相互搀扶,一瘸一拐走了。谢文东站在原地一动没动,面无表情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江琳伸手在他眼前晃晃,笑道:“想什么呢?他们都走了?!?/p>

谢文东回过神,甩甩头,笑道:“没想什么,我只是奇怪,对方不过是几个小混混,你为什么说出我的真实身份吓唬他们?!?/p>

在他的注视下,江琳不自觉的垂下头,声音柔软道:“我怕他们报复嘛!”“哦!”谢文东顿了一下,没再追问,看了看黄小丁,脸上和身上都挂了彩,伤得不轻,说道:“你朋友受伤了,我找人送他去医院?!彼底拍贸鍪只?,准备给三眼打电话。江琳见状,拦住他,一指人群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小丁的朋友来了?!毙晃亩呈瓶慈?,果然,刚才那名穿红色衣服的骑士急冲冲向这边跑来,连安全帽都没来得及脱下。骑士和江琳打声招呼,询问一番,然后背起黄小丁上了摩托,呼啸而去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五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97.html
82| 350| 165| 11| 454| 104| 235| 888| 170| 387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