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七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七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而且对方曾说过,"洪武门下,英才辈出!"的话,这正是洪门自古传下来的口号。向问天啊!我和你有什么仇,你如此对我!博展辉不自觉的握住匕首,鲜血顺着手指缝低落地面。谢文东到上海后并未张扬,博展辉自然想不到他身上。虽然上?;褂斜焙槊?,可他们被向问天打得自顾不暇,哪还能对他动手。他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向问天。腾的站起身,来椅子前来回度步,脸色一阵青一阵红,猛得站住,咬牙道:“洪门固然厉害,可这口气不能不出,不然以后我们也不用在道上混了?!?/p>

下面人听后都吓了一哆嗦,其中一位三十多岁,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问道:“辉哥,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博展辉喘着粗气,吼道:”他们杀了我们多少弟兄,就用多少条人命来偿还。老刘的血也不能白流,我要向问天血债血还!”“这个……”青年轻咳一声,冷静道:“辉哥,这样做不妥,首先我们还不敢保证一定是洪门做的,也有可能是别人冒充洪门的名头。再则,就算是洪门做的,洪门有南北之分,是不是向问天,谁知道?而且向问天和我们有生意上的往来,他又与天意会有宿怨,他没有理由帮天意而杀我们的人,其中恐怕有玄机?!鼻嗄昝行拥?,是忠义帮的军师,博展辉的智囊。他一段话说得有情有理,博展辉犹豫了一下,粗声道:“小玄,那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“等!”玄子丹胸有成竹道。博展辉浓眉一挑,疑道:“等什么?”玄子丹道:“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去帮一个人。有人帮天意,那他一定有所图,我们只需要等等看,最后,一切都会明白的?!薄岸?”博展辉点点头,环视其他人,问道:“各位的意思呢?”左右一干人等连忙道:“子丹的主意是上策,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,和南洪门闹翻对我们并没有好处?!?/p>

博展辉道:“那好,我就再等几天,大家都回去准备一下,叫下面的兄弟机灵点我们随时都可能动手?!薄笆?”众人齐声应答,纷纷离开。玄子丹本跟众人一起出去的,可他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,恭敬的往博展辉身边一站,等他说话。在别人的眼中,他是博展辉的智囊,才思敏捷,心细如麻,头脑过人,而他自己明白,他的头脑和看似脾气暴躁,粗枝大叶的博展辉比起,差得远了。等众人走后,博展辉和他刚才一脸怒气,直喘粗气的样子比起判若两人,他拿着手帕,小心的擦着手中的血迹,眼中放着冷光。见玄子丹转过来,他赞赏的一点头,幽深道:“天下最笨的傻子也能看出来这事绝不会是南洪门做的?!薄岸鳌毙拥さ阃吠?。博展辉又道:“可在下面兄弟面前,我不能显示出一点惧他们的意思?!?/p>

玄子丹笑道:“我明白?!辈┱够岳湫Φ溃骸疤敌晃亩瓷虾A?”“没错?!毙拥さ?。博展辉道:“消息准吗?”玄子丹道:“是南洪门内部传出来的,据说,谢文东还邀请向问天吃了一顿饭?!薄芭?”博展辉耸肩而笑,问道:“谢文东请向问天吃饭?哈哈,酒无好酒,宴不好宴,他去了吗?”玄子丹道:“去了?!薄靶晃亩欢?”“没有,因为外面有一整队警察?!薄肮辈┱够匝鲐渤ば?,叹道:“好一个向问天啊”顿了一下,他眼珠一转道:“帮我约谢文东,不管你用什么办法。玄子丹一惊,讶然道:“辉哥这事表明白了他做的,你约他出来,不是……?”“嘿嘿,”博展辉冷笑,说道:“不就死个把人嘛!谢文东够聪明,也够胆,实力又强,如果能和他合作,那南洪门一统上海的局面也该结束了,到时,我们出头的日子也就到了?!毙拥ば牡滓徊?,道:“辉哥是想联合谢文东对付向问天?”“哈哈……”博展辉大笑,宽厚的肩膀随他的笑声而颤动,走到窗前,看着脚下的街景,一字一句道:“在上海,和南洪门比起,北洪门要好对付得多,和向问天比起,谢文东要好应付得多,当南北斗个你死我话的时候,也就是我们站出来的时候?!卑π拥ぐ抵刑玖丝谄?,这个在别人看来是个大老粗的棒褪,其实比谁都狡猾得很。

谢文东这时候很自在,也很得意,他有高兴的理由,虽然只是收了一个明存实忘的天意会,毕竟自己在上海市内也算有了根。他对忠义帮没什么概念,也没把它放在心上,除了向问天,天下能入他眼的人还没几个。这场仗打得干净利落,伤亡极小,收获却颇丰,回到废旧厂房后,先安置下面众多小弟们休息,然后领三眼东心雷等人进了密室。

说是密室,其实只是一间半封闭的小储藏室,谢文东到后,将小屋收拾了一番,成了他和一干部下秘密商议要事的地方。

谢文东脱掉外套,只着白色的衬衣,衣扣半开,露出结实的胸脯,即使冬天还没过,可上海仍让他觉得象是在北方的春天,加上小屋内不通风,闷热难耐。二十平的小屋内前前后后做了十几个人,都是文东会和北洪门的高级干部,谢文东坐在正中,嘴里叼着烟却没有点燃,有中把玩着打火机,不时发出,当当,得响声,笑问道:“今天人还真全,文东会,洪门,主要的干部都到齐了,对了,”他一拍头,道:“来上海好几天了,大家之间还不太认识吧,今天借这个机会自己都介绍一下?!薄鞍パ健比酆投睦淄溃骸盎菇樯苁裁?,都是熟人,谁不认识谁啊?”谢文东一指坐在角落里的灵敏,道:“这位小姐你认识吗?”“哦……”三眼皱眉的敲敲脑袋,冥思苦想了半夭,最后,摇头叹气道:见过面,没说过话,所以……“所以不知道叫什么?!毕旅娴幕靶晃亩锼盗?。任长风哈哈大笑,他坐在灵敏旁边,顺手一拉她,得意道:“这可是我们洪门的一支花,探花”灵敏狠狠瞪了他一眼,起身环视一圈,淡淡道:“灵敏?!痹傥薅?,说完,又悠然的坐下。

真有个性三眼,高强,李爽三人几乎心里同时闪过这样一句话。谢文东和灵敏接触时间不断,自然对她的性格很熟悉,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可别小看她,知道她为什么叫探花吗?”三眼摇头,表示不解。任长风抢着道:“问问她手中的刀你就知道为什么了?!比燮擦怂谎?,心中不快,暗道:真是多嘴的小子谢文东看了看众人,突然觉得缺了点什么,低头想了一会,问道:“对了,我来上海这几天怎么没看见天行?”

东心雷道:“天行还在南京,并未到上海来?!薄芭?”谢文东眉头微皱,又问道:“南京还有没解决的事吗?”东心雷摇头道:“我也问过他,他说南京是帮会南下的基础,如果不巩固这里,一旦有失,我们连退路都没有。谢文东连连点头,聂天行果然头脑灵活,才智过人,看得比其他人要远,他的话没错,天新对南北洪门的重要性他和向问天都知道,所以才为了一块区区之地拼得你死我活,巩固南京的实力,也算去掉了北洪门的后顾之忧。谢文东仰面想了想,说道:“南京是很重要,但天行也没有必要亲自留下来督促?!倍睦缀湍籼煨薪磺樯詈?,生怕东哥有责怪他的意思,忙道:“东哥我明白,等一会我就给天行打电话?!薄岸鳌毙晃亩阆峦?,环顾一周,话锋一转,问道:“现在天意己经投靠了我们,立足之地也有了,大家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?”“东哥?!比纬し绲溃骸俺萌却蛱颐窍衷诟崭沾蛄艘怀∈ふ?,士气旺盛,不如借此机会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东心雷己经知道他要说什么,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似的,说道:“拿我们现在的实力和向问天硬拼,等于自找死路。别的不说,只是警方对他的支持就够我们受的了,更何况南洪门到底强到什么程度,我们也不知道,这仗怎么打?”

任长风反驳道:“南洪门的实力我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?说起主干,也不外乎那几个有名无实的八大天王??稍谀暇┰趺囱?,还不是挂了三个,现在还有一位在T市关着呢,萧方怎么样?最后不是比谁跑得都快,老雷,你的胆子可越来越小喽!”

东心雷老脸一红,还要说话,被谢文东伸手拦住,说道:“其实老雷说得没错,我们现在和南洪门硬拼,未必能得到好处,但是,如果总是躲着藏着,又确实很伤士气,所以,打是一定要打的,直接也去探探向问天的应手?!?/p>

一听谢文东说要打,最兴奋的莫过于任长风,坐在那里连眼睫毛都在笑,得意的看向东心雷,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,意思是怎么样?!我说得没错吧!东心雷懒着理他,把头扭到一边,故意不看。他和任长风打小就一起长大的,可性格却决然相反,一静一动,一孤一傲,东心雷做事稳妥,而任长风则好大喜功。二人性格虽相左,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,都极重义气。平时二人在一起没少拌嘴,可东心雷身上的刀疤至少有一半是由于任长风留下的,没别的,只因为后者傲得可以,惹事的本事也够可以的。三眼看任长风得意的样子,心里总是不痛快,问道:“东哥,我们怎么做?仗怎么打?”

谢文东笑眯眯道:“听说,向问天在上海的生意不少。正当生意!”“恩!”东心雷完全同意,他在上海呆有几个月,多少也看出一些门路,道:“在上海,管制要比其他的地方较严格得多,黑道的生意并不好做,而且风险极大,万一被抓,很难逃脱和翻身,所以有规模的帮会都以白道上的生意做为帮会收入的主要来源,天新同时又用黑道的人力和手法来暗中支持表面正当生意的运作,白道的钱源源不断的流入黑道,而黑道又用这些钱扩充实力,更好的支持白道,二者相辅相成。就好象齿轮,一个转带动另一个转,而另一个同时又反过来拉动这个,使之转得越来越快?!?/p>

众人静静听着,特别是三眼,他从来没觉得白道生意还有如此大的作用,之前,他一直把正当生意比喻成鸡肋,留之无用,弃之可惜。谢文东凝思良久,好一会,才长长吐了口气,感叹道:“很科学!不是吗?”东心雷笑道:“这是上面逼的,也是逐步演变出来的?!薄翱蠢?,我们要学得东西还多着呢!”谢文东心有感触,半晌,他终于将嘴上的烟点着,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该我们要做的还得去做。南洪门最大的白道的企业叫什么名?”东心雷不假思索道:”洪天集团!”

洪天集团是向问天接手南洪门之后一手创建的,几年发展下来,己成为固定资产数十亿元的大集团公司,特别是在上海,洪天集团拉动了一些当地的巨头企业入股,如虎添翼,实力更是非同小可。它所经营的范围也广,上到国家招标的项目,下到自主经营的购物中心,其名头在业内和民众之中也极是响亮。洪天集团也恰恰是南洪门最主要的经济支柱之一,而上海,又是洪天集团财政收入的最主要之地,所以,上海对向问天以至整个南洪门之重要意义可想而知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七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89.html
593| 133| 657| 858| 541| 639| 148| 785| 797| 60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