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四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四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第二天,日上三竿,谢文东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,按照习惯,先是锻炼一番身体。他的锻炼很简单,不外乎几个翻来覆去的样式。一是哑铃,单手是五十下,如果没有哑铃,用椅子也能代替。谢文东所住的这间房是三眼的房间,一间只有七十平方大小的公寓式住宅。别看小,价位一点不低,公寓位于DL最繁华的商业街,三十二层,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小半个城市进收眼底,望远看,蔚蓝的海水上船只不断往来。用三眼的话说,这间公寓的价值足可以买下两辆宝马轿车的。

谢文东拿起三眼的哑铃,用手拎了拎,比他平时用的大概多出一两公斤,哑铃银白雪亮,显然三眼平时经常用。他微微一笑,拿起哑铃缓缓回收手臂。他的动作很慢,手臂上每一根肌肉都在受力,压缩,高高鼓起,别看他瘦弱,可一身的力气比常人大出很多,尤其是爆发力,更是令人心惊。五十下之后,谢文东手臂也微微发酸,放下哑铃,他开始压腿,做仰卧起坐,一番动作下来,快一个小时。刚刚洗过澡,早饭还没等吃,门铃响起,他边擦着湿溜溜的头发,边将门打开,一看,原来是陈百成,一笑,道:“老陈,你来得可真够早的?!背掳俪梢恢甘滞笊系氖直?,道:“不早了,东哥,今天我约到一位大人物,东哥你看是不是和他谈谈?!薄按笕宋?”谢文东将毛巾甩到一旁,边穿衣服边道:“是谁?”

“DL主抓经济的副市长?!背掳俪擅媛兜靡庵?,兴冲冲道:“他姓冯,叫冯颐,把他约出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……”

谢文东系好衣扣,一摆手,道:“只是个副市长而已,连二把手也算不上,你让我和他谈什么?!背掳俪衫狭骋缓?,道:“东哥,这已经实属不易了,正市长来头太大,我们想请也请不来,冯颐虽然是副市长,但他主控经挤,对我们很有利?!毙晃亩济惶?,问道:“你说正市长来头太大,有什么来头?”陈百成左右看看,压低声音,神秘西西道:“正市长叫周建国,他的父亲是中央一位很有实力的领导?!薄芭?”谢文东恍然道:“原来又是个**啊!”陈百成忙道:“不不,他可不一样,这周建国可非平常人,父亲是中央领导不假,三十多岁就做一市之长也非全是受他父亲的影响,本身也是很有能力的人,DL这一阵子之所以发展得如此之快,完全是出于他的作为和大刀阔斧的治理,所以,我说把他请出来确实不是容易的事?!?/p>

“嗯!”谢文东穿好衣服,低头凝思。怕谢文东觉得自己无用,陈百成又补充道:“周建国为人小心谨慎,而且甚是正直,我们……我们恐怕很难把他拉过来?!毙晃亩托σ簧?,拿出一根香烟,在手中把玩,他的手指上下波动,烟卷在上面不停的翻转移动,可能是常练金刀的缘故,他的手指变得也异常灵活。陈百成忍不住对他的小动作看得入神。停下,食指一弹,香烟突的跳起,微微一仰头,不偏不正落在他口中,点燃,吸上一口,谢文东道:“不管他是谁,不管他的为人如何,只要对我们有利,就应该想办法让他为我们做事!”陈百成一时还没从他眼花缭乱的玩烟动作中反应过来,愣呆呆道:“得想什么办法?”

谢文东眼睛一眯,微笑道:“我在问你?!背掳俪膳呐幕虢哪源?,连连点头道:“好,明白,我会想办法的,但这位冯颐……”谢文东摆摆手,道:“既然他主控经济,我们没有浪费的理由。对了,这人为人怎么样?”

陈百成跟着谢文东往外走,说道:“冯颐岁数也不大,没到四十。为人嘛,表面看还算正直,实则里面也是藏了一颗贪心。这年头,不管在哪,要找出一个绝对干净的干部,比找三条腿的蛤蟆还难?!?/p>

谢文东听后仰面一笑,点头道:“有道理?!倍烁沾臃考涑隼?,走廊中人影一晃,金蓉不知从哪跳出来,拉着谢文东道:“大哥哥,你干什么去?今天陪我逛逛吧!”谢文东无奈叹口气,举目一瞧,金蓉身后还有三眼李爽等人,道:“我有事要忙?!彼底?,他看向三眼道:“张哥,你带蓉蓉出去逛逛吧!”三眼一听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连连道:“我可没有带小孩去玩的习惯。让小爽去,他比较天真,能和小孩玩到一起去?!薄捌?”李爽差点当场吐血,瞪着三眼直喘粗气,好一会,他才咬牙切齿道:“我真想揍你一顿!”三眼一挑眉毛,脑袋一歪,大有你放马过来的意思。李爽接着又补充道:“就怕打不过你!”

“大哥哥不去,我也不去了!”金蓉撅起小嘴,气嘟嘟的转身要走。谢文东没办法,拉住金蓉的胳膊,在她的粉颊上轻轻掐了一下,感叹道:“你真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小妖精。等我回来!”金蓉的小脸比六月的天变得还快,顿时眉开眼笑,连连点头。除了李爽和任长风留下来陪金蓉,其他人都跟上谢文东,大家也想看看,DL的市长和H市的到底有何不同。

冯颐三十九岁,但他的外表看上去更年轻一些。乌黑浓密的头发,金边眼镜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白面,相貌堂堂,加上一身深灰色的西装,好一副年轻有为的样子。他在酒店大厅内等了好一会,正不耐烦频频看表时,谢文东等人到了。陈百成最先迎上去,歉然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路上塞车,让冯市长在百忙中等了这么久?!狈胍孟匀皇羌烂娴娜?,心里虽不高兴,但脸上丝毫没有显露出来,点点头,道:“没关系,最近事情不多,只是不知道陈先生找我出来为何事?”

陈百成以前并不认识冯颐,就算在某些场合见到,也只是一晃而过,能把他约出来,是*市局长的关系。文东会进入DL,别人可以不搭理,不买帐,但市局长这关一定要牢*。没有官方的庇护,那一切都是空谈。陈百成和市局长接触多了,大钱小钱没少塞,关系也就自然非比寻常?!芭丁背掳俪尚拇甏晔?,道:“大事没有,只是想和冯市长多沟通,谈谈心?!?/p>

冯颐笑了,他知道事情肯定不会像他说的这么简单,身子板一直,道:“如果是这样,那我们改天再谈吧!”说着,他举足要走,陈百成刚想阻拦,被谢文东一个眼神制住,他笑眯眯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冯市长既然已经抽出时间来了,又何必着急要走呢?”谢文东的笑容让人的感觉一向都是真诚而热情,阳光灿烂。冯颐一愣,他从来没见过谢文东,觉得眼生得很,上下打量,只见他年纪不大,但身上的气质却非同龄人可比,略微单薄的身材,暗中好像又潜藏着无与伦比的爆发力,心底一颤,不敢小视,转过身,正容道:“你是谁?”谢文东淡然一字一句道:“谢文东!”

冯颐眉头皱得更深,如果谢文东的样子让他觉得陌生,那这个名字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他疑惑的转头看向陈百成。后者笑道:“冯市长,这位谢先生并非本地人,你没听过见过也是很正常的。这次,正是他想见见冯市长?!薄芭?”冯颐点点头,总算明白了大概,神经也放松下来,对谢文东道:“谢先生,有话请讲?!背掳俪山拥溃骸胺胧谐?,这里非讲话之所,我在楼上开了房间,我们进去谈?!狈胍醚劬家簧?,在考虑该不该和他们进去。毕竟陈百成是什么人他也听说过,一旦要对自己不利,那后果可不堪想象。谢文东看出他的心思,仰面一笑,道:“冯市长请放心,我们找你只有‘好事’,绝无歹意?!?/p>

冯颐脸色稍红,点点头,道:“好,请前面带路?!币恍腥松狭寺?,临进房间前,谢文东留下其他人,让他们在门口等候,自己单身一人和冯颐进了房间。谢文东经验越来越老道,知道如果己方人多,会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,神经紧绷,事情不好谈妥。果然,见只有谢文东一人笑吟吟进了房间,冯颐神情顿时一松,大方的坐下来,静等谢文东下文。

谢文东拿出烟,递给冯颐一根,自己也点上,笑道:“我这人说话一向很直接?!狈胍靡残α?,道:“我就喜欢和不拐弯抹角的人打交道?!薄翱蠢丛谡獾闵?,我们很像!”谢文东眼睛一眯,道:“事情很简单,我想让我的企业成为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?!狈胍勉读巳胫?,缓缓吸上一口烟,微笑道:“谢先生,这好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?!?/p>

“所以,”谢文东道:“我才找冯市长前来。当然,这对别人或许困难,但对你来说,只是上下一沟通,然后点头的问题?!?/p>

“呵呵!”冯颐笑道:“谢先生说得太简单了。政府不是我一个人的,我上面也有领导。而且,随随变变把一个我不了解的企业提交成政府重点扶持企业,你不认为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?”谢文东耸肩,摇摇手指,道:“可不可笑我不在意,我要向冯市长表明的是,我是一个很大方的人?!彼底?,他伸手入怀,从中拿出一张支票,放在茶几上往冯颐面前一按,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道:“这是二百万,只是见面礼,如果冯市长能帮我的话?!?/p>

二百万对谁来说也不算小数字了,一个副市长,只*每月工资的话,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个数。冯颐目中精光一闪,但马上淡去,面前的支票看也没看一眼,摇头道:“看来,谢先生误会我这个人了?!毙晃亩瓜峦?,淡淡道:“我爱交朋友。我把冯市长当成朋友,怎奈冯市长却当我如小人?!狈胍糜檬持敢话床杓干系闹?,微微抖了一下,移到谢文东前面,道:“这好像不是对朋友之道吧!”谢文东嘴角一挑,道:“我刚才说了,我是一个大方的人。只要我的朋友喜欢,我可以给他一切?!?/p>

冯颐脸上的肌肉一颤,起身走到窗前,背对谢文东,问道:“你的企业叫什么名?”谢文东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道:“东兴集团?!薄芭?”冯颐精神一振,转过身,不敢相信的看向谢文东,疑声问道:“东兴集团是你的公司?”

谢文东点头道:“有假包换!怎么?冯市长也听说过?”冯颐长长出了口气,面容缓下来,道:“听说过,据我所知,贵公司应该很有实力,刚刚进入大连就抢下几桩大生意,而且听说又要在K区盖厂房,打制服装业自己的品牌,很有活力,这点很好啊!”对于他说的事,谢文东一件都不知道,他也很少过问这方面的事,一是对喻超信任,二是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文东会和洪门上,哪有精力再管其他,最主要的是他对白道上的生意一窍不通,问了也不懂,听了更头痛。谢文东干笑两声,暗暗后悔没将喻超带来,不过他思绪敏锐,心念一转,立刻答道:“是啊!但是我初来乍道,熟人不多,门路又少,做起事来很被动,一旦能得到政府的支持,公司就如虎添翼,可以大刀阔斧的干一番?!?/p>

知道他提出来的公司是东兴集团后,冯颐也轻松不少,如果谢文东提出个不知名的小企业,他确实很难做。虽然政府也有扶持过小企业的前例,但后果并不理想,不是拖欠一屁股贷款就是关门倒闭,真正能存活下来的屈指可数。他笑道:“既然谢先生当我是朋友,我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,但是,有一点我必须说明,能得到政府的扶持是有条件的,不是光有实力就可以,最主要一点,我们扶持的是本地企业,谢先生是明白人,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?!钡胤奖;?,地方发展。这点谢文东还是明白的,他仰面而笑,道:“这点简单,不出一个月,东兴集团的总公司会落户DL,我们在其他不少城市都有分公司,如果冯市长给我们的力度大,那我敢保证东兴集团不出一年,会成为DL民企的一面旗帜?!?/p>

冯颐也笑了,道:“年轻人就是有冲劲?!毙晃亩Φ溃骸胺胧谐ひ埠苣昵崧?只要我们合作,你帮我,我助你,大家一起发财?!彼底?,他两指将支票夹起,塞进冯颐的上衣口袋,笑眯眯道:“这,只是个见面礼而已?!?/p>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四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75.html
622| 126| 987| 486| 383| 220| 77| 654| 407| 38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