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明天会不会是好天气没人知道;但大家都明白,明天的文东会绝对会有一个大变动。

第二日,清晨。派出寻找李英男的人纷纷返回,可没有一个代回好消息的。谢文东己经管不了这么多,他不喜欢勉强别人,文东会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都找不到她,说明李英男故意躲起来,既然她不愿意回来,只得由她去了。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。谢文东也没办法。

一大早,他通知文东会内所有在H市的高级干部们进行一次紧急会议。等人员来齐之后,他把事情说了一遍。他不想和南洪门打持久战,他拖不起,北洪门拖不起,文东会也同样拖不起。闪电战是不错,可说来简单做起却难,需要大量他能信得过又具有实力的人,不得不从文东会内部调动几位堂主出来帮忙。

他所挑出这些人,基本上都是当初和他一起打天下,文东会的元老级人物。三眼,李爽,高强一个不少,本来他还打算将以智谋见长的张研江带走,可转念一想,文东会也不是稳如泰山,家里也同样需要主事的人,况且这位执法堂堂主一走,他真怕下面的人翻上天,无法控制。思来想去,只好作罢。

人不是说调走就调走的,这三人都是一堂之主,下面的兄弟,大小场子,生意门路都要有人暂时掌控,如此一大摊子分配下去,异常麻烦?;嵋榇由衔缫恢笨较挛缌降愣?,仍未完全处理完,拍拍肚子,谢文东无奈道:“人可以挺,但肚子不能挺,大家也都饿了,先吃点东西然后在继续开会?!?/p>

众人精神一松,纷纷起身伸展筋骨,坐了大半天,关节都快僵硬了,动一下,嘎嘎做响。三眼问道:“东哥,去哪家酒店?”谢文东呵呵一笑,指了指厨房,说道:“我早准备好了,不用去酒店?!?/p>

趁谢文东走向厨房之机,李爽边揉着脖子边感叹道:“东哥竟然刚感觉到饿,我的肚子早在打鼓了。人生最痛苦的事绝对是饿着肚子开会,即使听困了,想睡觉都睡不着?!彼洁饺氯潞冒胴?,没一个人理他,众人跟着谢文东快步进厨房,放眼一看,桌子上放了一个大口袋,里面清一色黄不拉机的油条,旁边还有一口大锅,装了大半下豆桨?!熬统哉飧?”三眼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。

谢文东拿过碗,乘满豆桨,喝了一大口,回味无穷的巴巴嘴,叹道:“味道不错,称得上正宗,大家都来尝尝?!?/p>

他这么一说,其他人不好意思说别得了,既然东哥都喝了,自己还高级什么?众人围坐两旁,看着桌子上的油条和豆桨,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。这些人平时吃饭时出入的都是大型酒店,哪顿饭少过肉腥味,现在一桌子的清淡,能提起胃口才怪了。三眼提起筷子,夹起油条,招呼道:“一会还要开会,大家不想饿肚子就快吃吧?!?/p>

众人无奈,纷纷拿起筷子,把油条放在嘴中,机械的嚼着,食不知味。李爽眉头皱得快系成一个疙瘩,小声嘟嚷道:“还以为东哥准备什么好东西了呢,原来是这破玩意,难吃死了?!?/p>

谢文东一挑眉毛,问道:“小爽,你说什么?”“啊!没什么?!崩钏Φ溃骸拔宜祷缧瘸远嗔?,时不时的吃点清淡也好,也好?!焙芸?,众人胡乱填饱肚子,回到大厅从新坐好。

直过了一根烟的时间,谢文东才边擦着嘴角边打厨房出来,笑道:“我和大家商量一件事?!彼幽油贩?,考虑该怎么说,半晌,缓缓道:“以后一段时间里,我打算加大对白道生意的投入,各位认为怎样?”

众人听后没什么感觉,三眼道:“还加大投入?!东哥,现在文东会过半的收入都己经给喻超拿去了,如果再加大,我们这帮兄弟恐怕都快吃不上饭了?!薄八?,”谢文东点点头,正容说道:“大家不要以为咱们帮会现在很有钱,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,吃顿饭,三星级以下的酒店一律不去。我不是要求你们如何去做,只想让大家知道珍惜。一个人,不可能永远混在黑道,你们也该为以后留条退路?!?/p>

众人相互看看,面带疑惑,李爽问道:“东哥,如果不混黑道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谢文东仰面道:“赚够了钱,买房子,买车,娶个老婆,生几个孩子,舒舒服服过一生?!崩钏∫⊥?,道:“东哥,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?是不是你……”

谢文东摆手道:“放心吧,在没完成梦想之前,我是不会退出的,但是既然你们跟了我,我就不得不为你们以后的人生负责?!?/p>

三眼点点头,道:“东哥,我明白了?!毙晃亩Φ溃骸凹词刮颐窍衷诨煸诤诘?,也不要象其他人一样,今天有钱今天花,不管明日苦与忧。这只是爆发户的表现。我们要做黑道,就做黑道中的贵族,要具备涵养,不管谁见了我们,他们看我们的眼光,只能是仰视?!奔谌硕嫉屯凡挥?,似在深思,他仰面一笑,说道:“好了,该谈谈正经事了!”

会议一直延续到傍晚六点左右才算结束,众人纷纷回到各自住所准备去了,别墅内只有谢文东,姜森,任长风三人。几人正在商议事情,房门一开,金蓉来了。小丫头这几天有事没事总往这跑,似乎也闻出一些味道。

进了屋,一屁股坐在谢文东旁边,眼珠一转,说道:“我们放寒假了?!薄芭丁毙晃亩婵诖鹩σ簧实溃骸翱纪晔粤寺?”金蓉大点其头?!俺杉ㄔ趺囱?”“刚考完,成绩哪能这么快下来,不过,凭本小姐的聪明才智,勉勉强强能拿个奖学金什么的?!苯鹑匾⊥坊文?,一脸得意。谢文东见状仰面大笑。

任长风也乐了,说起来他和金蓉认识得最早,也要比其他人熟悉得多,玩笑道:“金大小姐的聪明才智我早就领教过来,刚刚十岁的时候就学会背乘法表了,虽然其中也会有一两处错误,但无伤大雅……”

金蓉小脸一红,气得一嘟嘴,咬牙道:“你真烦人?!辈辉诶硭?,转头对谢文东道:“听说大哥哥准备去上海?”“恩?!毙晃亩呛堑拿沤鹑氐哪源?,道:“你耳朵可真长?!?/p>

金蓉对他这种亲密的动作既喜欢又讨厌,总感觉象是在摸一个小孩子,她甩甩头,拐弯抹角道:“听说上海很漂亮,有黄浦江,还有东方明珠,可惜我还没去过呢?!?/p>

谢文东多聪明,打她一进门就知道她来的意思,心中一叹,不得不回绝。这次去上??刹皇怯瓮娴?,是真刀真枪的拼命,南洪门大部分兵力都驻扎在那里,一个不小心,恐怕连自己都得搭进去,更别说小金蓉了,再者,一忙起来,自己也无暇分心照顾她,万一发生什么意外,自己怎么向金老爷子解释。想罢,他缓缓道:“上海是很漂亮,不过,漂亮不代表它无害?!薄按蟾绺缒阋ヂ?”金蓉小心翼翼的问道?!叭绻怀鲆馔獾幕?,明天我就准备动身?!毙晃亩祷笆邓?。

金蓉抢道:“那带我一起去嘛,我都放假了,在家里好没意思的?!比纬し缫⊥返溃骸靶⊙就?,我们是去打架的,你跟着我们能做什么,安心在家呆着吧!”金蓉不甘心,抱着谢文东的胳膊前后摇晃,道:“大哥哥,你就带我去嘛!”

谢文东被她晃得头晕,站起身,坚定道:“不行,别的事我能答应你,但这,绝对不行!”金蓉满脸落寞,无助的看向姜森。后者一吐舌头,这事别说他不能帮,就算能帮,也找不出带上她的理由,连连耸肩,意思是我也无能为力。

金蓉无精打采的闭上眼睛,心念一转,说道:“大哥哥,你去上海要路过T市的,我想去看看爷爷,这总该可以了吧!”

谢文东眨眨眼睛,没想到小丫头现在也会?;ㄇ沽?,而他又确实找不出拒绝的理由。他问道:“你爸妈能同意吗?”

金蓉顿时来了精神,尾巴翘上了天,她得意道:“当然。我现在成年了,爸爸妈妈也没权利禁锢我的自由,更何况,我早说过,放假时要去看望爷爷的,他们都同意了?!薄澳忝黄?”谢文东故意拿出电话,说道:“那我可得打电话问问?!薄拔拾?,问吧,骗人是小猪?!苯鹑刈孕怕氐?。

见她的样子不似说谎,谢文东放下电话,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这不是一件小事,还是亲自去拜访一下的好?!比纬し绱蟮闫渫?,说道:“没错?!苯Φ溃骸捌涫?,东哥你早就应该去一趟了?!?/p>

说起来,谢文东和金蓉的父母还是第一次见面。金蓉的家他也是第一次来。

小区远离闹区,环境幽雅,特别是空气,毫无城市中的混浊,吸上一口,清新无比,在这里,你甚至可以闻到新雪的丝丝甜味。人们都说雪是无味的,可洁净的新雪是有味道的,就看你去怎么感受。

走到小区内的小路上,脚下软绵绵的,伴随着嘎吱的压雪声,异常舒服。谢文东转头问?;そ鹑氐募父霭底樾值?,道:“你们平时都住在哪里?”那大嘴巴马上抢道:“以前挺辛苦的,以天为被,以地为床,实在不行爬上楼顶,挤在车里也能睡一宿,后来天冷了,姜大哥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就在金蓉家隔壁,花高价买了一间房子?!薄芭?”谢文东笑道:“老森,这些我可没听你提起过啊!”

姜森憨笑道:“都是些鸡毛蒜皮得小事,如果这也让东哥操心,铁人也得累成铁皮?!毙晃亩闹懈刑?,说道:“如果身边多几个象老森这样精心的人,那天下如我囊中之物了?!?/p>

姜森摇头笑而不语。任长风在旁酸溜溜道:“正因为没有,老森才独一无二嘛!”金蓉笑嘻嘻的乐道:“有人吃醋咯?!奔溉吮咚当咦?,不知不觉己到了金蓉家门前。几位暗组兄弟自觉的闪人,消失。

金蓉刚想拿出钥匙开门,被谢文东拦住,他摇头一笑,轻轻按动门铃。不一会,房门打开,出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。谢文东只一眼就认出这人一定是金蓉的父亲。他和金鹏太象了,特别是眼睛眉毛,一模一样。头发乌黑,没有半点白班,面带红光,方额宽阔,鼻筒挺直,隐隐中也带有一点金鹏身上的霸气。

以前金鹏当谢文东的面提起过这个儿子,知道他叫金思远,可能老爷子当初给他起名的时候希望他能思想远大,将洪门发扬光大,结果,他偏偏选择了离开,并没走老爷子给他安排好的宽敞大道。

谢文东心中喘嘘,深深一点头,恭敬道:“伯父,你好,我叫谢文东!”

谢文东这三个字金思远可一点不陌生,自从数年前,谢文东从麻五手中救下金蓉后,这个名字旋绕在他耳边就没消失过。他上下好一顿打量,最后,目光落在谢文东的脸上,问道:“小伙子,你今年多大?”

谢文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说道:“二十一了?!薄岸?”金思远咀嚼着这几个字,好一会才说道:“嗯,年纪轻轻,就能做到别人所不能,确实很有前途?!?/p>

谢文东客气道:“伯父过奖了?!倍杂诒虮蛴欣竦男晃亩?,金思远还是很喜欢的,他呵呵一笑,侧身*在一旁,说道:“快里面请吧,别都在外面站着了?!?/p>

金蓉不管那些,推着谢文东进了屋,又是拿拖鞋又是搬椅子,好一阵忙活。

任长风自然也见过金思远,但不怎么熟悉,拘谨的一点头,叫声:“金叔!”刚才金思远还真没注意到他,一楞,问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任长风不自然的挠挠头,自从老爷子受伤之后,他已看出洪门的掌门人铁定是要换主了,即使以后谢文东不坐,还会选其他的人。在他心中,只有两个人可以让他甘心辅佐。一是金鹏老爷子,一就是谢文东,其他人,他都不放在心上。让他屈居人下,比杀了他还难受,所以他自己有心打算投奔文东会,可话不好这么说,眼珠一转,道:“我来是为了?;ざ绲?”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一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72.html
410| 421| 742| 856| 240| 846| 108| 846| 708| 17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