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九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九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任长风横刀抵挡,二人战到一处。刚开始,他俩还打得不可开交,可没过十招,任长风就有点招架不住。苍狼的动作太快,再厉害再有把握的招式都被他轻轻松松躲过或挡开,反之,他的攻击却让任长风有苦难言。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招法己够刁钻的了,和苍狼一比,小巫见大巫,他的攻击没痕??裳?,完全是随心而动,不管何时,不管他的身体在多么难受的情况下,都能发出致命的攻击。这超出任长风的想象,也超出在场所有人想象的极限。李爽看得目瞪口呆,张大嘴巴,喃喃自语道:“老天!他还是人吗?这绝对是我见过的第一高手?!苯透咔恳灿型?,叹道:“他比狼更像狼?!?/p>

说话之间,场中打斗的二人发生变化。任长风被狼牙似的的双剑逼得连连倒退,再退,恐怕就要退出大道。从出道到现在,他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,怒吼一声,使出不要命的打法。苍狼一剑斜刺过来,他不躲不挡,看也没看一眼,运起浑身力气,横着砍出一刀。这刀劲力极大,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嘶鸣,就算苍狼能一剑把他刺死,不过他的半个脑袋也难保。

狼在激战时可能会和敌人同归于尽,而苍狼不会。他身子一低,就地向前翻滚,同是双剑同时划出,两道寒光瞬间到了任长风的小腹前。任长风一刀挥出去,苍狼没了踪影,顿时察觉不好,猛的向后急退。任长风踉踉跄跄窜到大道边的雪堆里,下身冷飕飕的,低头一看,脸色一红,鼻子差点气歪了。他整个外套的小衣襟被削得干干净净,连内衣也划出一道一尺有余的大口子,冷气正从开口处狂吹进来。如果不是他躲得快,早己开膛破肚。苍狼也不追击,用剑尖遥遥一指后面的谢文东,冷冰冰道:“不要躲在别人身后,我在等你出来,如果,你是个男人!”

“呵呵!”谢文东本来还是冷着一张脸,这时一听他这话反而笑了,毫不在意,说道:“你不说,我依然还是男人。我的性别不会因为你一句话而改变?!被笆钦庋?,他还是慢慢向苍狼走去。姜森等人怕他有危险,忙阻拦道:“东哥,你……”谢文东一挥手,扒拉开众人,摇头道:“他,动不了我?!泵娑哉飧霰壤腔估堑牟岳侨阅馨寥蛔匀?,只看这风采,足让众人暗自惭愧。他走到苍狼七八步远的地方停住,淡淡说道:“我出来了,你有什么道就尽管画吧?!辈岳堑谋砬榈谝淮畏⑸浠?,嘴唇微微抖了一下,目光如刀,狠狠刺在谢文东脸上,声音沙哑道:“拔出你的刀!”“为什么?”谢文东根本不把他杀人的目光放在心上,笑眯眯的摘下黑皮手套,道:“说说你的来历吧,我不想杀无名的人?!?/p>

“哼!”苍狼笑了,与其说笑,不如说他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,摩擦着手中双剑,发出让人心痒难受的刺耳声音,道:“你可以下地狱去问,拔你的刀!”谢文东无奈一叹,表情为难道:“有人急着想见阎王,我有什么办法?!彼底?,他缓缓解开衣扣,由腰间拔出刀,刀身雪亮,轻薄异常。他轻轻一挥,提醒道:“你准备好了吗,我要动手了!”

姜森看了看高强,李爽看了看姜森,不知道今天东哥脑袋是不是出了问题,难道刚才人家的身手他没看到?谢文东或许是有点功夫,但他绝不会比任长风高多少,后者在苍狼面前,简直构不成威胁,难道他能吗?没人搞得懂他的想法,包括苍狼在内。他嘴角抽搐一下,似乎在笑,眼睛轻蔑一挑,冷道:“你动手吧,我确实很想见阎王!”

“好!”谢文东说打就打,离苍狼还有七八步远,运足力气,抡起臂膀,将手中片刀当飞刀用,对准对方的咽喉甩了出去。

“呀!”众人倒吸口气,这叫什么打法,没等近身,先把武器扔了,一旦苍狼躲开,那东哥可危险了。姜森叫声不好,急忙上前?;?,可他动作太慢了。苍狼哪会把这放在心上,上身一摆,轻松躲过,暗中冷笑,谢文东也自大得可以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嘛。他疾步上前,展开双臂,两把袖剑大开,像是展开的翅膀。谢文东这一甩的力气不小,身子随着惯性转动一转,当他稳住身,正面面对苍狼的时候,后者已离他只有三步之近,他的双剑也已回收,使上浑身力气,准备给他刺个透心凉。谢文东脸上没有任何惊慌之色,这好像早已在他算计之中,转过身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亮光闪闪的银枪,毫无预兆,对着苍狼抬手就是一枪。原来,他一转身时,衣襟随风飞扬,挡住众人也挡住苍狼的视线,趁这机会,他掏出枪。

“嘭!”“啊!”枪响和苍狼的惊呼同时发出,苍狼顾不上谢文东,身子不停,直接射进道旁的丛林中,只是几个闪身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动作之快,连谢文东想开第二枪的机会都没有。他暗暗叹了口气,摇头:可惜!今天没杀死他,以后绝对是个麻烦。低头一看,雪地中多出一滴鲜红的血,心中多少有些安慰,虽没要了他的命,至少给打伤了也是收获。这时,姜森才跑到谢文东身边,长出一口气,叹道:“好险啊!东哥,你怎么会突然拿枪呢?”

谢文东呵呵一笑道:“连长风都在他手中走不出十个照面,我又哪会是对手,不用枪,我用什么?!我又不是傻子,哪会白白送死?!比纬し缣?,佩服得五体投地,谢文东虽然使诈,却行之有效,不但惊跑了劲敌,还把他打伤。点点头,苦笑道:“看来,聪明一点有时候比刀枪更好用?!苯环籽?,道:“你才知道吗!?”

见苍狼负伤逃走,文姿长出口气,心有余悸,暗道:好厉害的一个人。猛然间,她想起事情并没有完结,抢步来到谢文东身边,焦急道:“杜庭威就在上次救了东哥的那户人家里,彭书林也在那?!?/p>

谢文东眉头一皱,暗叫不好,刚才枪声恐怕会引起杜庭威的注意,不敢耽搁时间,忙催促众人上车,向前赶去。远远的,只见院子内外有无数人在来回穿梭,门口停有数辆汽车,杜庭威正站在一辆轿车前,指手画脚,不知在叫喊什么。这下遇个正着,双方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没什么话好说,激战在一起。杜庭威恨得直跺脚,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每回做事都能遇到谢文东,他指着对方的车队,抓住连长的脖领子疯叫道:“叫你的部队给我打,用枪往死里打!”

不用他说,双方已经动手了。谢文东一方虽人多,但枪法精通的没几个,而杜庭威一方人又少,一时半会又打不退对方,枪声如爆竹,连成一片,两方势力均等,谁也占不到便宜。李爽组织几个人打算突破对方,可几人刚从掩体出来后没跑几步,身上顿时爆出数支红雾,伴随几声惨叫,纷纷被打倒在地,“飕飕”几颗子弹呼啸而过,打得李爽连头都抬不起来。他蹲在车下焦急直搓搓手,想不出办法。一旁的小弟怒声道:“要不是他们的武器好,我们又太差,只有手枪,早把他们干掉了?!?/p>

武器好?!李爽眼睛一亮,猛一拍自己的脑袋,他匍匐向后退,来到一辆面包车旁,打开后座门,从里面拿出一只黑色长条皮包,嘴里嘟嚷着:“***,要比谁的武器好,你们能比过‘黑带’吗?!”拉开皮包拉锁,从里面掏出一台深绿色的小型火箭发射筒,装上火箭弹,往车上一支,打开一侧的瞄准镜,没有具体目标,对着对方人多车多的地方扣动发射勾。

“嘭!嘶——”随着一声闷响,白烟四冒,李爽被强大的后坐力打个跟头?;鸺艹霭籽?,直飞进对方中心地带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爆炸声拉出阵阵回音,久久不绝。一辆军用汽车顿时被炸上天,热浪将离得最远的杜庭威都推出一溜滚,爆炸的碎片瞬间把离汽车最近的几个人打成肉筛子,伤者不计其数。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第二颗火箭弹又到了,在地面留下直径一米有余的大窟窿,周围有七零八落的碎肉块?!岸拧畔壬?,对方有火箭筒,威力太大,再这样打下去,我们很难占到便宜,我看我们还是先撤吧!”“嗯……”杜庭威哪见过这样火暴的场面,战场上,人命如稻草,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,受伤人的惨嚎如同一根锯条在他心上来回划着,早已没了主张,忙说道:“好好,我们撤,我们撤?!彼浪雷プ帕さ男渥硬凰墒?,上了车,对司机道:“快走,赶快走!”

连长暗中摇头,爹是英雄儿狗熊,这话不假,杜庭威的父亲何等人物,跺一脚,八大军区都要颤两颤,竟然生出这样一个只知道玩弄女人的废物。他轻轻叹口气,问道:“那彭书林和那个女孩呢?”

“杀!杀了彭书林……不,不行,彭书林不能死,我还得用他挡住谢文东呢,有他在,谢文东也不敢把我怎么样!”杜庭威突然聪明起来,让手下人把彭书林和女孩拉上自己的车。他说得简单,可哪有那么容易,四名士兵分别将彭书林和女孩拉出柴房,谢文东一方的人也已掩杀过来,几个流弹飞过,一名士兵还没弄懂怎么回事,脑袋顿时开花,红的白的,溅出好远。连长边探头指挥手下上车,边查看对方的攻势,摇摇头,看来是来不及了,他命令司机,说道:“开车!”

杜庭威阻拦道:“开什么车,彭书林还没有上车呢!”“来不及了!”打起仗来,连长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没有了平时对杜庭威那种卑躬屈膝的小人模样,随之而来流露出军人的果断。他毫不犹豫的拔出手枪,把杜庭威吓了一跳,呆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连长没答话,手枪伸出车窗外,对着彭书林连续开了三枪。彭书林胸前开花,血光四溅,叫声都没发出,轰然倒地。连长对三名士兵大喊道:“快上车!”

三名士兵扔下倒地的彭书林和早已呆若木鸡的女孩,慌张爬上一辆军车,落荒而逃。一转眼的工夫,战场上顿时平静下来,杜庭威等人跑得比兔子还快,留下躺在地面横七竖八的几具尸体。

“还有救吗?”谢文东等人赶到时,彭书林身下的白雪被染得血红一片,人还在微微抽动,姜森脱掉外衣盖在他身上,命人将他抱上车,谢文东看着因失血过多而脸色青白的彭书林,向姜森问道。

姜森摇摇头,边查看他伤势边说道:“不好说,如果伤及内脏,恐怕……”谢文东一咬牙,道:“你送他去医院,对了,把彭玲安置好,杜庭威可能还会回来找麻烦?!彼底?,他下了车。这时早有人将女孩身上的绑绳解开,他缓缓走上前,扶住女孩,歉然道:“对不起,让你受了我的连累?!迸⑧余涌奁?,扑进谢文东怀中,抽噎道:“不知道他们把我哥哥怎么样了?”

谢文东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的?!闭底?,数名在院内搜索的兄弟从内屋抬出一个人,谢文东费了好大的劲才认出是谁,当他看清是谁之后,脑袋嗡了一声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这人正是女孩的哥哥李根生,人已经断气多时,浑身上下很难找出完好无损的地方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致命伤在胸口,被人近距离一刀刺穿的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九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60.html
940| 111| 273| 324| 342| 457| 319| 556| 358| 94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