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三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三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彭玲知道谢文东的身份,谢文东也同样知道她知道。他当然不会主动区拉开天窗,这是二人之间的禁区。他苦笑,叹道:“人,终究是人,再聪明也会有遇到困难的时候,在你困难时别人帮了你,你就得还,这是做人的道理。我欠一个人的情,不管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还干净?!迸砹嶂浪傅氖撬?,泪水滑落面庞,声音干而沙哑道:“那我呢?”

谢文东一震,环住她的纤细而结实的腰身,毫不犹豫道:“你是我一声最爱的人!”

彭玲并未在说话,但谢文东的手以被水打湿,她的泪水。他加大双臂的力气,仿佛要把彭玲搂进自己的身体里,他吧彭玲的心融化。他探身,吻住微微张开,只为他艺人微微开启的红唇,彭玲心有不甘。她没打算这样轻松的放过谢文东,剧烈挣扎,不过很快,她的反抗在谢文东火热的口中被融化成水。女人是水做的,不知道是谁说出这么经典的话,就算她坚硬如冰,也烈火之下还是会被融化的。谢文东虽算不上烈火,但彭玲对他也决不是冰山。

彭玲睡了,在谢文东的怀里,两把小扇子似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滴。他放轻动作,慢慢抽出枕在她头下的手臂,拉过枕头垫上,扶了扶有些凌乱的秀发,叹息一声,翻身从床上坐起,缓缓活动麻无感觉的手臂,心中却是甜丝丝的。不过担忧并没有因为彭玲的平静而消失,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还是没有找到,彭玲能容纳金蓉嘛?或者金蓉能接受彭玲嘛?还有,他还弄不懂自己对金蓉是怎样的感觉,还有小玉,小美……谢文东小声诅咒一切。信步走到凉台。打开窗户,冰冷的空气让他的头脑清醒一些,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,干脆不去想,到了山前悠久是有路走的。谢文东苦笑,点燃烟,慢慢回味,少有的轻松爬上心头,疲惫不堪得神经稍微放松。他从没对别人说过累,但事实上却,他说承受的压力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。两个帮会的前途,无数人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他一人手中,一个偏差,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,更不知会有多少兄弟亡命天涯。这些他不是没考虑过,但谢文东是有原则的人,既然选择一条路,一定会一直走下去的,但他却在女人方面选择多条路。

谢文东吸烟,无意中瞥到对面楼下楼头黑暗的角落中还有一个人,那个人同样在吸烟,如果不是猩红的烟头突然闪烁一下,他恐怕也注意不到这个人的存在。那人藏在角落中,距离又远,他聚目看了好一阵也看不清长相,只是感觉上身不是很高,他肯定,这人不是高强,而且,十有八可是对自己而来的。他没做任何反应,依然自顾自的抽着烟,怕引起那人的警觉,知识暗中悄悄拿出手机,播打高强的电话,高强这时正在车中无所事事。晚上十点多了,一个人呆在车中总是容易困,他手背到头后,双腿搭在车抬上,闭目聆听卡带,恍恍惚惚假寝,突然听电话铃声响起,不耐烦的低声诅咒两句,才缓缓张开眼睛,一瞧来电,原来是谢文东。精神一震,清醒了不少,急忙接听,电话另一边的声音很小,隐约中听到:“北方楼下有日呢,抓住?!?/p>

说完,电话挂断。高强呆了一下,挠挠头发,扭头像窗外看去,有没有人他没有看清,不过,北面楼头下却有一颗小红点一亮一暗,很明显那是有人在吸烟。他经验丰富,下了车后,并未直接向北面走,而是向相反的方向,边走边解腰带,给人的感觉象是下车小解的,等走到别人无法注视到的楼后才迅速加快步伐,顺着楼后的小道绕了一大圈。

谢文东看得没错,对面楼头下方确实隐藏一个人,身材不高,微微偏瘦,一身黑衣,往墙上一*,真很难注意到他的存在。如果他不抽烟,谢文东又那会看到他。谢文东眼角的余光一直不离这人左右,而这人也在一动不动的盯着他,只是不时有青烟从二人口中流出,高强的动作很快,也很轻,转眼之间已经到了那人身后,那手一展,一把如同铁条的黑色战刀从袖口中掉出,接着,手一紧,准确无误的抓住下落的刀把,这把刀刀身只有一尺半,黑糊糊的,毫不起眼,但上面所谓的肃杀之气夺人魂魄。真是太大意了!高强离那人五步远的时候,站住身,心中暗暗想道,这么近的距离,对方又是背对着自己,他有信心一刀能将这人轻松解决掉。就在他准备下手活捉此人时,这人突然说话了,头也没回,只是声音冰冷,沙哑得如同来自地域,道“最好不要做你心中想做的,你不是我对手,我今天,也不想杀人?!?/p>

高强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,或者他是在对另外一个人说话。他目光迅速扫视一周,结果失望了,他的耳朵没问题,而且周围没有任何人,现任,他是在对自己说话,这怎么可能?高强想不通,心中升起一丝寒意?!澳阒牢依戳?”不管他心中多么诧异,但从高强说话的声音内听不到半点波动。那人没回头。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,“当然,你刚下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来找我的,而且,你走路的脚步声实在是太大了?!蹦侨说纳ひ羯逞频娜缤靡豢槭坊A?,让人听了心中痒的难受。高强眉头一皱,不是因为他的声音,而是他说的话。他微微一笑,冷道:“朋友,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谁不重要,总之我不是你们的朋友?!蹦侨嘶夯鹤?,露出一张冷漠无情的脸孔。

这人看样子三十岁出头,面平如刀削,苍白如纸。五官好像画在上面,整张脸一个平面。高强胆子不小,可看清对方面容之后激泠泠打个寒战,差点惊叫出声:鬼!暗道,好家伙,这人真够……他拿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比喻这人,说他丑,其实他的五官拿出任何一个都很不错,可能造化弄人,本来不错的五官凑到他的脸上变了味。给人说不出的不舒服感。高强心中一叹,问到:“朋友,那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那人幽深道:“我找谢文东?!薄坝惺?”“有事!”“什么事?”“你,不配知道,让谢文东下来!”高强嘿嘿笑了,说是笑,嘴角只是不自然的抽动两下,他垂头,轻轻夹着刀身,道:“既然不是朋友,你就得问问我手中的刀同意不同意,”话音未落,黑色战刀刮起一道黑茫,直取对方胸口,没有任何虚招,干净的不参任何杂质,只是快,快如光,快似电,不到一眨眼的工夫,刀尖已经贴近那人前胸。

可惜只是贴近,当刀锋贴到哪人的衣服时,再也划不下去了。高强刀快,那人手更快,他右手上带了一副不知是何材料制成的手套,黑色,看似柔韧异常,没看他手臂怎样动,已牢牢抓住刀锋,手套无丝毫损坏,那人抓住刀身。依然用那死气沉沉的语气道:“看了,你的刀同意了?!薄安患??!备咔克缫唤?,手腕突然用力上翻,从使那人了得,也吃力不住,手下意识一送,他手松,高强可一点没松,刀身顺势向前一递,一刀变化刺像那人胸口。

那人无奈,只能退。瞬间退出五步之遥才站稳身,晚风吹过,感觉胸前一凉,低头查看,胸口处衣服出现条一指粗细的口子,险些伤到身体。

高强心惊,对方的动作太快,他甚至没看清这人的身法,只是人影一晃一动,已经在五米开外,这简直超出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,心中岁震,但面上未表现出来,看看对方衣服上的口子,冷然道:“看来,你也不过如此?!?/p>

那人苍白的脸更白,如同透明,死鱼般眼睛锁在高强脸上,左手微微抬起,那慢的不能再慢的动作从腰间拔出一把刀,普通的片刀,一根铁条,只是末端系上白布当作刀把。抬起手,刀臂笔直,直指高强的咽喉,没说话,抬腿向前跨出一步。至始至终,他的动作都不快,但散发出的威慑力大的惊人,若是普通人,不用他动手,只是发出的这强大气势就能将其压倒,高强对敌无数,这样的高手还是第一次碰到,心中一荡,血液沸腾直至燃烧,目光好不畏惧的对上那人散发死气的眼睛,刀随意的抓在手中,也是向前跨上一步,二人之间只有三步的距离,正好在攻击范围只内。

两人谁都没有动,静静观察对方,在找对手身上的漏洞。天突然刮起风,冷飕飕的,吹起地面的碎雪,也掀起二人的衣襟。一颗小雪花落在高强眼中,他不自然的一眨眼,还不到零点几秒的恍惚,对于对方已经足够了,他手臂一转,风一般刮向高强喉咙。高强再想躲,全无那个可能,太快了。其速度超出了他的下意识。他甚至感觉到冰冷的刀身贴近自己喉咙的肌肤。然后,刺穿。接着,咔嚓一声轻响,他想这可能就是刀尖刺断喉咙的声音。

“朋友,好快的刀啊!”一个声音在二人侧后方响起,高强认为自己这次死定了,可一听说话声。飞到天外的魂魄又硬生生拉回来。身子一震,喃喃道:“东哥?!蹦抗庖淮?。发现对方手中的刀只剩下一半,另一半斜刺进雪地中,虎口有血丝流下。那人依然面无表情,缓慢转身,看向一旁的男人,平静道:“好快好准的枪!”

“阁下的腕力更是让人钦佩?!崩醋耪切晃亩?,手中提着一把乌黑的手枪,消音器头冒着青烟。他也很惊讶,一枪打下去,力量何止千斤,到虽然断,但是刀把并没有脱手,可见这人的手力之大,骇人听闻,他柔声道:“我的枪法并不好,只是有时,运气好的出奇,看来,这次也没例外?!痹似?高强漕楞的看着谢文东,后者的枪法他了解,说实话确实不怎么样,但眼前的情景又不能不信。一枪打断电般刺出的刀身,其眼力和手法的配合,没几年根基的人根本无法做到。难道确实是运气?高强暗想。冷汗顿时流了出来。如果刚才谢文东的运气不好,那自己岂不是……他开始后怕了!

“你的运气确实不错!你,就是谢文东吧?”那人问道。谢文东笑眯眯道:“希望我没让你失望?!薄昂??!蹦侨说阃返溃骸昂?我记住了今天的这把断刀?!彼蛋?,他向小区外走去。谢文东笑看他背影,道:“阁下就这样走了?”“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?!薄笆裁茨康?”“见见谢文东?!薄拔裁捶且?”谢文东笑问道?!拔蚁胫牢乙院蟮牡腥耸歉鍪裁囱拥娜??!蹦侨送O律?,看着手中的断刀喃喃一叹。谢文东也看着他的断刀,道:“你认为你还能走得了嘛?”

那人转过头,死灰的脸色终于露出一丝红润,他嘴角一挑,道:“我敢打赌,你能打穿我脑袋的同时,我手中的断刀也能刺穿你的喉咙?!毙晃亩恢浪档幕笆遣皇钦娴?,不过,他实在没把握再能一枪打暴他的头。呵呵一笑,问到:“你是谁派来的?”那人摇头,挥挥手道:“总之,不会是你的朋友!”说完,身子几个晃动,消失在黑暗中。

“东哥,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高强心有不甘,忙问到。谢文东苦笑道:“你以为我的枪法真有那么准嘛?”高强一楞,疑道:“那刚才……”谢文东肯定道:“那是蒙的?!薄肮?,那有蒙那么准的?!”谢文东身后又走出一个人,身材不高,却粗壮有力。手中拿着枪,一脸笑容道。谢文东和高强同是一惊,转头看区,二人笑了,原来是姜森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三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54.html
164| 874| 396| 260| 977| 581| 586| 734| 604| 640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