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>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章

所属目录:第六卷 这就是法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警察被他打得原地转了两圈,口鼻窜血,眼睛血红,看样子是准备拔枪。这时警察带队的队长走过来,眯眼一瞧,面带惊讶,疑问道:"老陈,怎么是你?"陈百成一看,原来是熟人,酒桌上没少见过,急道:"怎么不是我,王队长,快点让你带的这些警察撤了,我有急事!"王队长见他面露焦急,这种表情平时可很少见,知道定有大事,边嘟囔着:"怎么有人报案说这里发生抢劫!?"边一挥手,收了队。陈百成道句多谢,领人往分部赶。

真被他料对了,麻枫现正在进攻DL分部。说是分部,其实就是一间舞厅,不大的舞厅。三眼也是刚到DL不久,没有太多的资金,只是收购了一间价钱便宜的舞厅做为暂时根据地,下面的人手更是少得可怜,绝大部分是从龙堂现调过来的。这次陈百成领着数百人出动,基本上算是倾巢而出,舞厅内只有十几个人看守,不堪一击。DL到旅顺,不远但也不近,去一趟也需要一小时,一个来回最少也得两小时,两小时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麻枫和山田领着二百来人,瞬间就将舞厅里面那十几个解决干净。麻枫兴奋得眼睛都红了,大喊道:"把那俩妞给我搜出来,咱们可有乐子了!"

搜!这二百来人连蹦带跳的搜。搜的时候兴高采烈,回来的时候就变得无精打采了。纷纷回报:没有!麻枫一皱眉,喃道:"没有?不可能没有,我亲眼看见她俩进了这间舞厅,再搜,给我仔细的找!"

舞厅不大,没几间屋子,这二百多人就差点没挖地三尺了,可结果还是没有。麻枫急了,看了看山田,后者也是一脸奇怪,眉头直皱,麻枫怒道:"妈的,难道人还能长翅膀飞了?!"

人能不能长翅膀天知道,可高家两姐妹是绝对没长翅膀。陈百成带着大队人马走了,暗组那十几人并没有跟去。暗组里没有草包,能提前‘毕业‘被刘波放出来的更是精明得很,其中一人名叫王良,是这十几人的组长,二十出头,才思敏捷,非常人可比,他虽然在刘波手下封闭训练一年有余,但对外面的情况时刻了解,麻枫这个人怎样,他知道的要比陈百成深得多。见他倾巢而出,暗自摇头,但他毕竟在资力和身份上与陈百成相差太远,不好说什么,私下和其他人一商量,为了保险起见,干脆带着高家姐妹悄悄出去,在附近什么地方避一避,如麻枫真来偷袭也找不到咱们,没来那就更好了。这十几人带着二女从后门而出,并未走远,绕了一圈跑到舞厅对过的网吧上网去了。麻枫领人来的时候,被暗组看的清清楚楚,纷纷点头,赞叹王良料事当真如神。

麻枫急得在舞厅内直转圈,想不明白两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没了呢?!这一急,胸前的伤口又隐隐做痛,脸色苍白得可怕。山田见状暗叹一声,看了看手表,道:"时间不早了,我想陈也快回来,我们还是先退吧!"麻枫虽心有不甘,但也没办法,随众人走出舞厅。出来之后,麻枫临上车前还恋恋不舍的看眼舞厅的大门,叹了口气,深深摇了摇头。他做梦也想不到,他要找的两个女人就在街道对面的网吧,而且其中的一个正在隔着窗户翘脚张望,不用说,这个一定是高慧玉。她边看边问一旁的王良道:"那个,那个人就是你说的麻枫吧?"王良也没见过麻枫,但通过别人对他的态度和尊重也能猜出一二,点头道:"十有**就是他。"高慧玉和王良年纪相仿,说起话来也很随意,她秀眉微皱,道:"这个家伙最坏,还想用我和姐姐威胁文东。王良,你不说你的枪法很准吗,现在就把他一枪打死怎么样?"

王良翻了翻白眼,什么叫最毒女人心?!他苦笑道:"如果这里没有两位大小姐,如果对方没有二百多人,我可能会考虑你刚才的话。"高慧玉一撇嘴,讽刺道:"干脆让他放下武器,独自跪在你面前,那时你再开枪多好。"王良听后很认真的点点头,道:"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。""我咧……!"

麻枫刚走不久,陈百成带着大队人马赶回,进入舞厅一看,里面一片狼迹,象是经过一场巨大的龙卷风袭击,到处是破碎的残渣,地上还躺着那十几个浑身是刀口子的小弟。陈百成也故不上这么多了,大步跑到二楼,再找高家两姐妹,哪还有踪影。完了,完了!陈百成神色木然的瘫坐在地上,傻了。自己在家门口把两姐妹弄丢了,不要说面子,就是谢文东这一关都难过。好一会,他起身大叫:"来人!来人!"下面的小弟不知道这位陈大哥发什么疯,急忙跑上前一人问道:"陈哥,什么事?"陈百成跳着脚大喊:"就算把DL翻个底朝天,也要给我把高家姐妹找出来,快去找!现在就去!"

"不用找了!"王良笑呵呵的从门外走进来,身后跟着不是二女还是谁。陈百成一见长出一口气,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水,"哎呀我的老天,吓死我了,你们上哪去了?"

第二天一大早,谢文东到了,陈百成亲自带人去迎接,见了面,一脸媚笑,道:"东哥,你怎么亲自来了,这里有我,有我?;じ呒医忝貌换嵘艘桓?。"谢文东一挑眉毛,他人虽没在DL,但这里的情况却知道得一清二楚,也不说破,笑道:"许久没见二人,怪想念的,也是借机来看望一下。"陈百成连连点头说对,把谢文东让上车,他道:"酒店我都安排好了,东哥,你看是不是把高家两位小姐也一同接去?"

谢文东摆手道:"我们这里不是有分部吗,用不着住酒店,在分部住下就行了。"陈百成为难道:"可是那里的条件太差,我怕东哥不适应。"谢文东仰面而笑,道:"有什么不适应的,当初再恶劣的环境也不是没住过。"

还没到舞厅,谢文东叫司机将车停下,他不想自己到DL的消息走漏出去,麻枫如果知道他来会比兔子跑得还快,独自一人悄悄从舞厅后门进入,等到了大厅,放眼看去密压压都是人,把谢文东吓了一跳,这场面还真够隆重的。离他进的几人没见过他,一看有陌生人突然闯入,心中一惊,纷纷拔出刀将他围在中间,厉声问道:"你是干什么的?"

还没等谢文东说话,一声尖叫算是替他回答了。"文东!"高慧玉泪容满面的飞奔过来,无限委屈的扑进他怀中,哽咽道:"文东,你知道吗,那个叫什么枫的人带了好多人来,我都快被吓死了。"王良一听差点笑出来,这位大小姐在东哥没来的时候可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。谢文东轻轻拍了拍她的纤腰,温柔道:"没事,有我在,不管他什么枫我都会让他变成死蜂。"他抬起头,正好看见高慧美幽暗的眼神,他很想上前抱住这表面坚强,其实内心柔弱的姐姐,可有高慧玉在,他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冲动,他不想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打破三人之间微妙的关系。和两姐妹在一起,总是觉得左右为难,这也是他尽量避开二人的原因??墒堑彼弥擞形O帐?,所有的顾及变得不重要,都可以抛在脑后。这时,陈百成也笑呵呵的走进大厅,一脸灿烂,手臂一展,道:"东哥真是应该多到DL来,有这样两位美人相伴,神仙也会妒忌。"

两姐妹听后纷纷垂下头,脸色绯红,美艳无双。谢文东轻轻推开怀中的高慧玉,笑道:"得了,老陈,现在你的话可真是越来越多了。"陈百成呵呵一笑,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摇头叹道:"将军肚越来越大,里面装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啦!"谢文东仰面而笑,指了指他,摇头道:"你啊……"顿了一下,他面容一整,眯眼道:"帮我去查查麻枫的下落,准确的下落!"

"是!"谢文东下的命令陈百成可不敢耽搁,领人急匆匆走出舞厅。谢文东摸了摸下巴,还有些不放心,对刘波道:"老刘,你带人也去跑一趟吧,麻枫太狡猾,我怕百成未必能得到准确消息。"刘波点头称是,挥手带上暗组成员,快步走了出去。其他人也不是傻子,见该走的都走了,自己还留在这做什么电灯泡,纷纷弯腰施礼道:"东哥,我们先出去了。"

本来人头涌涌的舞厅瞬间变得空荡荡,只有谢文东和高家两姐妹。三人坐下,没有外人在场反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谢文东先开口道:"这一阵过得还好吗?""还好!"两姐妹异口同声道,二人互相看看,脸色都有些尴尬,没再言语。

谢文东起身,仰面道:"我这一阵子忙得拖不开身,一直没来看望你俩,对了,也不知现在高大哥如何,快有两年没见了吧,真是想念他啊!"高慧美道:"哥哥和嫂子过得很幸福,而且酒吧的生意也很不错。"她一提起嫂子,谢文东想起了影,那个浑身充满神秘色彩,好象永远生活在黑暗中,和他相识不到一月却为他挡了一枪的冷艳女郎。他拿出烟,叼在嘴边没有点,笑道:"如果有空闲的时候,我们一起回家,和高大哥聚一聚……"没等谢文东说完,高慧玉突然问道:"文东,你喜欢姐姐吗?"这一句话声音不大,可听在谢文东和高慧美耳中如同平地炸雷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高慧玉又道:"如果你喜欢,就说出来,每次有危险的时候都是姐姐和我一起承担,这不公平。"

"小玉……"谢文东不知该说什么,看了看高慧玉,又瞧了瞧高慧美,叹了口气,低头不语,有点象做错事的孩子。

高慧美起身,面无表情道:"我累了,先去休息一下!"说完,她上了舞厅二楼,走得很慢,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落荒而逃。高慧玉见状大声问道:"你为什么不说话?"谢文东垂头道:"我说什么?"听着自己软弱的声音,真狠不得给自己两嘴巴,为什么连世间最险恶的黑道自己都能应付自如,而在感情方面却如同白痴的逃兵。谢文东有种无力感。

高慧玉见他这样子更加生气,怒道:"我也累了,也去休息!"说完,跟在姐姐身后,也上了二楼。

谢文东无奈,好端端的三人聚在一起,可话没说两句就不欢而散,是高慧玉说错了话还是因为自己对感情的懦弱。以前,谢文东的性格很懦弱,经常受别人欺负,可他自信自己有天下最聪明的头脑,凭什么被欺负,这样,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,现在,他的名声威阵黑道,可在感情上面,还是保留了懦弱的本性,最无奈的是,他自己无力去改变这种连他自己都讨厌的本性。"该死的你!"谢文东心烦意乱,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,暴躁的将眼前桌子踢翻,上面的玻璃杯摔得粉碎。

外面守侯的小弟们听见舞厅内声音不对,以为出了事,纷纷冲进来,姜森身手最敏捷,他是第一个。一见大厅内只有谢文东一个人,桌子翻了,满地碎玻璃片,他一楞,问道:"东哥,怎么了?"

"没什么!"谢文东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笑眯眯道:"我不小心把桌子碰倒了。"

"哦!"众人听后松了口气,上来两人收拾了一下,其他人又都退了出去。姜森没有走,谢文东的话能骗得了旁人却骗不了他,上前小声问道:"东哥,到底有什么事,别憋在心里,说出来舒服一些。""唉!"谢文东叹了口气,摇头道:"如果一个人同时爱上几个女人,你说那对这几个女人是不是很不公平?"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201.html
308| 329| 403| 207| 1| 311| 608| 707| 892| 10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