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店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>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-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

所属目录:第五卷 黑暗之旅     作者 : 六道

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呵呵,六道兄,你觉得同人也OK?可我怕别人打我.你要真肯,就给我发个短信.我来写.嘿嘿,不过,还需要你的帮助才是,因为我对黑社会了解不深.魔邪神

答:不怕,你发到六道专区去吧。

写得不错,不过有一个问题,黑社会真那么好混吗????大嘴河马

答:100个人混黑社会,只有一个出头的,这一个出头的估计混不到多久,不是被砍就是被抓。希望大家不要去混黑社会。小说只是供大家娱乐消遣的,不能当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文东走出宾馆,无奈的叹口气。桑将军透露的消息不假,麻枫的势力在云南当真是不可小窥,自己刚到昆明,行踪就被其发现,看来想找个安身之处过一夜也是很难的。他信步走在街道旁,身后一辆飞驰而来的白色面包车引起他的注意,经历了多次生死关头让他有种超乎常人的敏感和嗅觉,只有眼角的余光一扫,感觉不对劲,反射的滚向一旁。

“啪!”的一声轻响,街道旁边商店的落地窗出现个手指大的窟窿,谢文东从地面一跃而起,穿进离他最近的商店内?;赝芬磺?,面包车已经停了下来,里面跳出三人,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。谢文东对这三人并不陌生,所以他头也不回的向商店里面跑去。那三人正是麻枫去金三角时所带的六随从之中的三个,他们的身手谢文东领教过,各地毒枭带来数十随从都是高手,但在这六人的攻击下没有超过五分钟就全部了帐,他没有自信能胜过其中的三个,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逃跑。

这是一间专卖店,由于现在时间已经很晚,工作了一天的营业员已经下班,只有老板在。老板是个中年妇女,一张笑面,很适合做生意的那种。谢文东窜进来后直接问道:“有没有后门?”

女老板被他吓了一跳,疑问道:“后门?你问后门干什么?我们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,又不是过路的城门,你要走就……”

谢文东没时间听她罗嗦,掏出腰间的枪,挥手向后面正追过来的三个大汉连开四枪,然后冷然的盯着老板。老板脸色顿时大变,双腿发颤,不用谢文东再发问,手指身侧道:“后门在那面!”

“谢了!”谢文东眯眼一笑,疾步跑了过去。果然,有个不到一米宽的小门,他抬脚将门踢开,大步流星向外面的胡同里跑去。三个大汉被谢文东的四枪阻挡了一下,走进商店时他已经从后门逃出去??醇习宄跃哪抗?,什么话也没说,直奔后门而去,最后一个人出门之前停下脚步,回头大声道:“老板!”

女老板莫名其妙的回头。哪知那大汉抬手一枪,正中她的眉心,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出后门。麻枫和他的死鬼老哥麻五一样,都是被国家通缉的要犯,见不得光。他的手下自然也是光明不到那里去亡命之徒,在这种发生枪战的情况下女老板一定会去报案,但三人的面貌又都被她看见,想让女老板保守秘密,大汉选择了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。

谢文东边跑边想笑,自己好象一直跟逃跑很有缘,不过这样也好,跑步既可以勉励自己又可以锻炼身体。能在逃命时想到这些的也只有谢文东。他这是第一次来昆明,对这里的地形陌生的很,在胡同里转弯末角,到最后他自己都分不清东西南北??珊竺娉林氐慕挪缴恢泵挥邢?,谢文东心中暗叹,这三人真是有一付好体力,最主要的是还很有弃而不舍的精神。不知道麻枫从哪里找来如此狠的角色。

左转右转,眼前出现一片面积极大的住宅小区。谢文东精神一振,躲进住宅楼内还真不容易被找出来,而且有机会的话还可以适当反击。他加快步伐,身子如箭般飞奔至小区内??墒呛芸焖秃蠡诹?,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。每座楼房的大门都是带锁的,和J市的情况截然不同。正在他焦急的时候,正好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人在开楼锁。他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,在楼门没关之前,象只狸猫一样窜了起去,同时回手将门轻轻关好,只发出微弱的声音??胖烁芯醪欢?,回头一瞧,只看见一个黑影,张开嘴巴刚要尖叫被谢文东伸手堵住,同时将枪顶在那人的脑袋上,低声威吓道:“不想死的话就安静点!”

谢文东边捂住他的嘴,边透过门缝向外看。三个大汉就站在楼前,目光四下搜索着谢文东的踪影,可是哪还有半个人影。三人互相看了看,分散开来,向附近的几个门洞走去,其中一人是向他所在的单元缓步而来。谢文东暗道不好,趴在那人的耳边道:“带我去你家,快!”贴近那人后鼻子里闻到淡淡的香气,心中一动,暗说原来是个女的,那就好对付了。由于一楼的感应灯坏了,光线暗极,谢文东又出于匆忙,精力都放在外面大汉的身上才一直没发现。

女人由于被捂着嘴,发出呜呜的声音?!拔铱梢苑趴?,但你要是敢叫我一定不会手软!”谢文东将手松开,但枪紧紧贴在女人的腰间,说道:“快点,别让我说第二遍!”

女人点点头,向楼上走去,谢文东紧随其后不敢大意。女人住在三楼,打开房门后谢文东将她推进房间,然后再轻轻关好房门。进入房间后,谢文东终于松了口气,见女人颤抖的样子,他一笑道:“你不用害怕,我一不为钱,二不为你的人,我只是躲避一会,马上就走!”

女人哦了一声,垂下头,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房间内没有开灯,只有外面月光勉强照进房间内,女人的样子谢文东看不清,但直觉应该是很年轻,捂住她嘴时,她的皮肤柔嫩而又富有弹性。两人在房间内静静的坐着,谁都没有开口。谢文东在想着自己的心事,麻枫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种威胁,这种威胁甚至是致命的,对于文东会而言。不管是从金三角运回毒品,还是将军火运至金三角,云南都是必经之地。而雄居在云南的麻枫定会明里暗里搞破坏,他一日不除,这条路线就打不开。而要打击麻枫就势必牵扯出南洪门。麻枫能稳居南洪门势力之内的云南,只有笨蛋才想到他和向天笑有关系。谢文东不是笨蛋,而且比谁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南洪门的毒品有八成都是麻枫提供的?!罢媸锹榉嘲?”谢文东苦恼的自语道。

谢文东站起身,来回在房间内走动,脑中想着应对的策略。打倒南洪门,以现在北洪门的实力再加上文东会倾巢而出没有个两三年是下不来,可军火换毒品已经是刻不容缓的,不然,金三角方面也不会轻易放过他。越想心越乱,谢文东叹口气,又坐了下去。女人似乎看出谢文东正如他刚才所说没有伤害她的意思,绷紧的神经也轻松下来,眼珠转了转,说道:“你好象有很多心事,你刚才是被警察追吗?”

谢文东不想多费口舌,随口道:“是的!你家里有水吗?”

“冰箱里有可乐?!迸怂档溃骸澳阄裁幢痪熳?,贩赌?走私?还是抢劫?”谢文东淡然一笑没有说话,拿出可乐,边喝边打量屋内的设计,环视着大厅缓缓走动。女人心中一震,急忙站起身,谢文东晃晃手中枪,示意她不要起来,女人只好又无奈的坐下。他随意走着,走过书桌时停了下来,顿了一秒钟,然后退后两步,拿起桌子上的相架走到女人身前,问道:“警察?”女人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谢文东也叹了口气,自己的运气实在不错,竟然闯进了警察的家,而且还是女警,这就难怪一个女人为什么如此晚才回家,为什么如此轻易而不挣扎的把陌生人放进自己的家,他悠然道:“给我!”

“什么?”女人故作迷惑道。谢文东眯眼道:“枪。手铐?!迸嘶夯捍友涮统銮?,放在地上。谢文东弯腰拾起,手刚触到地上的枪,他发现自己错了,太小看这个一直没有反抗的女人。女人出脚如电,猛踢向他的小腹。谢文东只好放弃捡枪,回手挡住了这一脚,刚直起身,另只手腕一痛,手里枪已经脱手而飞。谢文东甩了甩手,眯眼笑道:“身手不错!”

女警得意一笑,冷道:“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!”谢文东道:“希望我也不是最后一个!”说着话,他猛窜到女人近前,挥拳击向她的软肋。女警见他来势凶猛,后退一步闪开,同时出脚还击。很快,二人在房间内打得不可开交。

五分钟后。谢文东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脸上却写满了兴奋,笑道:“一个女人,如此能打,谁还敢娶你!”拿起女警的钱夹,从里面拿出她的身份证。女人眼睛瞪着他快要喷出火来,谢文东假装没看见,拿着她身份证道:“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吧,二十六岁了还没有结婚,女人还是在家里做个贤妻良母好?!?/p>

如果现在女人的眼睛真能喷出火来,谢文东一定被烧成灰碳,可惜她不能,动一下,甚至叫喊一声都不能。谢文东撕开床单将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,嘴里也被堵得严实。他悠闲的喝着可乐,看着愤怒的女警在床上挣扎他很得意,刚笑一下,牵动了嘴角上的伤,打开灯,边照着镜子边道:“你下手还真狠啊?!薄拔匚亍?/p>

看了看胳膊和脖子上被挠的红印,谢文东问道:“你家里应该有医药箱吧?”“呜呜!”

“医药箱在哪?”谢文东趴在她旁边,拿掉她嘴里手巾问道。女警终于得到说话的机会,喘了口气,开嘴大骂:“快吧我放开,你这该死的混蛋,流氓,王八蛋,你这个猪……”谢文东回手又将她的嘴堵上,悠然道:“我自己找吧,不过还要谢谢你的夸奖!”说完,还掐了掐女警涨红的面颊,又惹得她一阵闷叫和挣扎,谢文东哈哈大笑,但马上闭嘴了,嘴角痛得快让他掉眼泪,心里嘀咕着:下回见到老鬼一定要和他算帐,说什么云南的姑娘各个都温柔贤惠,可自己碰到的都是要命的母老虎。

谢文东从橱柜内找到医药箱,边搽拭伤口,边向窗外看去,夜色虽朦胧,但还是能隐约看见三条人影,他摇摇头,暗道真是三个麻烦的家伙。想了想,谢文东拿起女警身份证,柔声道:“原来你叫秋凝水,很好听的名字嘛?!奔裳劭醋潘?,马上道:“其实我不是坏人,更不会对你怎么样。你听说过政治部吗?中央政治部!”

女警一楞,摇摇头。谢文东继续道:“其实我直属于中央政治部东北分部,”说着,将证件放在女警眼前,接着道:“我来云南是为了秘密调查这里帮会走私毒品的案子,可是却被一个这里叫麻枫的大毒枭盯上,他怕事情走私毒品的事情败露派人追杀我。麻枫,你做警察的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吧?!”女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没有逃过谢文东的眼睛,拿掉她口中的毛巾。

“麻枫?”女警道:“我确实听说过这个人,但他是正当的生意人,而且在云南很有名气的?!?/p>

“你错了!”谢文东肯定道:“那只是他的掩护,表面上的正当生意也只是他将买卖毒品所得的黑钱洗干净的工具!”谢文东对麻枫根本谈不上了解,至于他做正当生意更是一无所知,只是根据他自己的经验猜想的。他的名下也有正当企业,非法所得钱财大量投入企业,然后再通过做假帐的手法转化成合法所得。

海南飞鱼店》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(1)全集,请收藏坏蛋1:海南飞鱼店 www.ms633.cn以便下次阅读。

标题: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   地址://www.ms633.cn/158.html
748| 685| 859| 987| 273| 713| 226| 804| 176| 633|